钢琴回忆录

刚才在家里附近的商场内,本来打算到电影院买明天的戏票。沿着自动扶梯而上时,听到了钢琴声在弹奏着canon in c,本以为是商场的广播,到了戏院门口才发现前面有一个电子钢琴展,一个年轻斯文的男生在弹奏着这首曲子。结果,我没买戏票,站在他身后听演奏。Canon in c过后有Richard Clayderman的《梦中的婚礼》、《星空的钢琴手》、Yiruma的《River flows in you》等等。

当他停下来时,我问他是不是工作人员,他说是的。于是,我很鸡婆地问可不可以让我弹一弹?于是,他让开了座位,我坐在曾经非常熟悉的琴键前面,弹着曾经很熟悉的歌曲。很久没有弹琴了,手指几乎都要打结了。虽然不至于行云流水,也弹错了好几个音符,但歌曲还算可以完整地弹奏。

当手指在琴键上滑动时,突然想起原来自己还有文静的一面。在新加坡的日子,我几乎都没有什么机会碰钢琴。除了初到这里的时候,曾经到过友人的新家弹琴,还有一次在误打误撞之下闯入了视觉障碍者协会,弹起《水边的阿狄丽娜》时来了一位患有视觉障碍的小女生跟我一起合奏之外,就没有碰过琴键了。

突然想起大学的时候,当时我到音乐系修了一个合唱课程,每次上课几乎都会提早抵达,然后借用那里的钢琴弹奏喜欢的曲子。适逢当时在玩创作,有时候会弹奏自己的歌曲。在封闭的琴室里,听着钢琴悠扬的回声,是一件很享受的事。

同时也想起以前才吉隆坡学跳舞的时候,那个studio里面有钢琴。若是早到的话,我也会躲进琴室里面练琴。自己当自己的听众,也很自得其乐。

现在回想起来,真的很久很久没有好好地坐下来弹琴了。每次回家都来去匆匆,家乡的钢琴总在默默地等待它的主人,然而每次最长也只是被主人恩宠个20分钟,其它时间也只有尘埃陪伴着它了。吉隆坡家里那部键盘也一样,我每次回去总有太多朋友要见,只在心血来潮的时候会去弹,几个月才弹一次。可怜的它们,遇到我这个主人,不晓得还要寂寞多久。

突然非常怀念那个每天都要弹琴的自己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一个人的幸福

oriental daily

33岁的我,未婚。身边同龄的友人,几乎都结婚去了。我没有很羡慕他们的幸福,因为知道总有一天自己也会拥有。只是,我却憧憬自己穿上婚纱的样子。对我而言,一个女人穿上婚纱的时候,最美不过。随着青春一点一点地流逝,却无法预测自己何时有这个机会。于是,我做了一个决定——趁着自己尚算年轻的时候穿上婚纱,留下最漂亮的一面作为纪念。

在淘宝买了婚纱和头饰,上youtube恶补化妆和头发造型技巧,一切准备就绪后,由友人充当摄影师,在公园取景,当一天的“单身新娘”。出来的效果,可称得上很满意。虽然身边没有新郎子,但我的脸上的笑容依然美丽,让人觉得其实一个人也可以很幸福。

很多人都会把“幸福”和“两个人”画上等号。一个人,就算活得再好,也只会用“开心”或“精彩”来形容。可是,我却从我的微笑中找到了幸福。因为,我看见了自己对自己的爱,这是世界上正能量最大的爱。

看着照片里的自己,我发现虽然这些日子来都是一个人在过,但我却把自己经营得很好。适度的保养、适度的化妆、适度的运动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、工作生活平衡、偶尔去旅行、偶尔下厨、偶尔和朋友见面吃饭……我尽量吸收生活的养分,让自己更加容光焕发。

当然,我也希望有一天能够遇上那个他,然后组织一个家,让自己的心不再漂泊。只是,缘分未到,也不能强求。我只有让自己活得越来越好,让未来的他能够遇到最棒的我。

我深信,那一组有新郎子的婚纱照,一定会比现在更好看。因为,我知道自己没有最美,只有更美。

-刊登于2014年11月17日的《东方日报》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祝幸福

lili

女人,不管有没有人爱,最重要是把自己做好。三十多年来,尽管一直单身,她依然不急不躁,善良,体贴,漂亮,大方,很懂得为人着想。终于,生命中该出现的人突然出现了,她找到了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。女人啊,只要保持一颗美丽的心,上天总有一天会送你一份礼物。溧栗,祝你永远幸福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一碗人情味热汤

坐了六小时的车程,从吉隆坡回到新加坡,而且是在Kovan车站,并不是到家。拖着疲倦的身躯,到小贩中心解决晚餐。经过柠檬鸡摊时,老板说:“好久没有见你了呢!”哦是的,我只从吉隆坡回来才会来到这里吃饭。反正想不到要吃什么,既然和老板打招呼了就叫一碟柠檬鸡饭吧。

嗯,一如往常的好吃。鸡肉炸得刚好,外脆内软。柠檬汁和辣椒做得不错,饭粒也香喷喷的,一点也不马虎。喝一口随饭附送的汤,咦,非常好喝呢!对于免费的汤,我并不抱太大期望。首先,汤是热的,不是温的,因此下肚时非常暖胃。除了熬得软熟的包菜以外,还可品尝到微辣。“老板,你这汤很好喝,是怎么熬的?下了姜吗?”老板说是的,还有鸡骨和包菜,就这样而已。听到我的赞美,他说不够的话还可以再拿。

正当我继续吃我的晚餐时,他为我端上了另一碗热烫,真叫人受宠若惊。原来,这汤还有另一种材料,叫做人情味!原本,从吉隆坡回到新加坡的我,正要准备从天堂掉回地狱的心情。然而,他的一个简单的举动,把我从地狱里挽回了。

其实,一碗汤的分量刚刚好,再多一碗就有点撑了。不过,盛情难却,我还是把眼前的食物吃得一滴汤汁也不留,以回报他的好意。一碗热烫,暖的何止是胃,还有一颗游子的心啊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憩园桑林重游记

这一趟回乡,我和家人以及父母的朋友们到了红土坎旅游。除了一伙人吃吃喝喝说说笑笑之外,次行最大的收获莫过于拜访了一位故人。

大约4、5年前,当我还在吉隆坡一家旅游杂志工作时,有幸采访了位于红土坎一家叫做“憩园桑林”的民宿,认识了民宿主人兼诗人王涛。这一次路经此地,特地上门拜访一番,以叙旧情。久违了的诗人,肤色依然阳光,身材依旧结实。虽然当天有顾客在场,繁忙的他依旧热情地接待我们。他那栋跟英国人买下的房子,还是老样子,前面绿意盎然,后面依旧有湖泊和凤凰树,屋内还是凉爽通风,非常舒服。只是,屋前的桑树越种越多,百香果也沿着篱笆上攀行起来,而当年咬坏我鞋子的狗狗也不在了,换成了另外两只健壮的狗狗。

多年未造访,几乎忘了他家怎么去。他家是在路边一个非常不起眼,而且两边都长满野草的小路拐进去。我问他,怎么不在路边挂起憩园桑林的招牌啊?他说,不必了,他不希望路人看到后就会进来打扰。要是相熟的朋友还不打紧,要是不认识的话,他还是把时间耗他的研究比较好。

岁月并没有在诗人的脸上留下足迹。他还是那个喜欢开门迎客,闭门研究桑叶产品,神情略带腼腆的诗人。当年他的产品只有桑叶茶,后来桑叶洗发精、蔬菜养生粉、玫瑰蜜等等都被研究了出来,他还说最近在研究桑叶精华喷雾剂,想必喷上脸不但可以闻到桑叶的清香,应该也非常保湿吧。

诗人的家除了桑叶以外,还长了许多草药。因此,他除了研究桑叶以外,对草药也颇有研究。他曾经试过两次中毒,因为误食了一些草药。不过,还是没有令他因此而感到惧怕,因为他觉得凡是草药都有毒性,是在于食用的分量而已。

“狗狗在生病的时候也是自行找草药吃,从来都没有人教它。我的狗在生病的时候,会吃下一些草药,我给的饭它都不吃,它就自己在那里进行它的断食疗法。然后,草药发作了,可以看见它的腹部一直在抽缩,哇的一声吐了一地,病就好了。”所以,诗人研究药草的其中一招,就是留意狗狗吃哪种叶子。哈哈,真妙啊!

到他家作客的朋友,除了可以喝桑叶茶,听诗人分享他的故事以外,还能到后院的湖里游泳,然后把泥土往脸上和身体一抹,就是矿物质丰富的facial & spa了。这样的生活,有谁不向往?

大约20分钟的逗留和闲聊,让我重新对诗人的生活产生了憧憬。到了某个年纪,我想学他那样,在早晨的阳光下把鞋子脱下,踏在草地上,每天都让双脚沾满泥土,做个接地气的农人;中午,采下自己种的有机蔬果,回到厨房当个快乐的厨娘;晚上,坐在凉风习习的客厅里阅读写文章,当个写作人。

终于知道我的Evonne’s Kitchen要开在哪里了,就开在Evonne’s Homestay里面,与Evonne’s Farm为邻!谢谢诗人与憩园桑林,给了我这美丽的幻想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刀麻切

刀麻切

舅母是客家人,他们把板面称作刀麻切。这次回乡有口福了,妈妈只是给了舅母一束薯仔菜和一把指天椒,我们一家就有自制刀麻切当早晨。

刀麻切的成本其实很低,只需面粉,鸡蛋,水和少许盐即可制成,不过蛮耗时的,因为需要搓和搅。这只是面条而已,还有汤头和配料都需要时间去烹煮。这次舅母加入了芫荽汁,所以刀麻切呈浅绿色,非常好看。

舅母用沙葛熬出的汤头很清甜,加入猪油渣,葱油酥,炸得香脆的江鱼仔,焖煮后的香菇片,木耳和肉碎,即成了一碗好吃得不得了的刀麻切。哦对了,还有绝对不可少的自制叁巴虾米,配着吃的话真是人间美味。

一大早就有久违了的家乡风味等着我,吃得肚子暖暖的,然后才搭车回新加坡,好幸福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回乡之旅

周末又来到尾声,我又从吉隆坡回到了新加坡。短短的两天逗留,让我更想这个城市的人事物。

星期五傍晚抵达沙登,一个我居住了10年的城市。先去看朋友的baby,上次见他的时候还是一个刚满月,骨肉软得我不敢碰的男娃,如今已经三个月大了。他乖乖地躺在我的怀里,我把他从奶妈家抱回朋友家,虽然鸡手又鸭脚,不过还是为这个逐渐成长的新生命而感到开心。

接着,和以前跳舞的朋友到我家对面的餐厅吃了久违的咸蛋蟹。周日优惠,1公斤35元。两个女人,我们叫了黄酒芥兰、香芒豆腐和1公斤咸蛋蟹。把螃蟹放进口里的那一刻,啊,感觉真棒,依然是我熟悉的味道。我曾经是老顾客,更在杂志里面介绍过这间餐厅。当时我写,这是全吉隆坡(还是全马?我忘了)最好吃的咸蛋蟹。如今,我依然坚持我的立场,没有别的地方比它更好吃了!喜欢这样的周五夜晚,坐在户外吹着风,不顾仪态地把螃蟹壳舔得一干二净,然后才慢条斯理地把肉拔出来吃,最后还要把盘里剩下的几粒螃蟹都吃下,有杀错没放过。没有赶时间,也不必在意谁的眼光。两个小时后,桌面只剩下蟹壳,肉和咸蛋都被扫光了。

周六起了个早,和大学同学在沙登吃早餐。他的儿子,我喜欢得不得了。从婴孩看着他长大,现在已经学会走路了,知道可以去街街还兴奋地跑在前头,把妈妈抛在后面。叫他sayang阿姨,他会用手抚摸我的脸,叫人的心都融化了。在咖啡店夹了四片酿豆腐配咖喱猪肠粉,竟然要6块6。我离开的这两年,吉隆坡的食物真的涨价了不少。

过后和家乡朋友唱了5小时的k,加上食物和饮料才23块,真的太太太划算了。在新加坡没有唱k的kaki,而且k房音响差,价钱贵。所以,回来一定要唱个饱,因为下一次拿起麦克风不懂会是几时的事。接着到对面的mamak档和另一个家乡朋友喝茶,每人只叫了一杯橘子水,坐了一小时,最喜欢这种廉价的消费。

下午5点钟,天下起雨了,我又赶到大城堡,到教钢琴的友人的家作客。她的母亲问我要不要吃饭,我迟疑了一下,友人代我说待会儿约了朋友吃饭,于是她的母亲就为恶劣端上一碗热汤。对于一个游子来说,没有什么比一碗住家热汤更温暖。喝着的当儿,她又给我递上几块排骨焖冬菇。吃了一口,好吃得让我立刻向她讨教烹调法。如果不是待会儿还有晚餐的约会,我就干脆留下来吃饭了,可以想象那排骨冬菇的酱汁足以让人扒下两大碗白饭。过后,友人又递上了她亲手做的煎蕊椰糖燕菜糕,好吃不在话下,她还送了我一件长裙。又吃又拿固然让人不好意思,不过满满的爱却让人感觉美好。

晚餐时间,约了前同事。虽然有点饱,不过却不能错过我最爱的蒙古羊扒。要舍弃的话,只能舍弃饮料。我们三人之间,最年幼和最年长的岁数差距是10年,可是却没有代沟,一样可以分享生活趣事、聊电影、说剧本、谈感情、讲废话。从年长者的分享中,学到了一些做人的哲学。羊扒是点缀,谈话的内容才是真正的粮食。

回到家已经夜深了。我把键盘的声量调低,一口气弹了很多自己在大学时期的词曲创作,以及最近喜欢的歌曲。突然很想念曾经在吉隆坡民歌餐厅驻唱的时光。唱歌和弹琴,都是我很喜欢的事,只是在新加坡没办法很频密地做,只好把时间投在跳舞和烹饪的方面。

星期日早晨,睡醒后餐桌上有弟弟买回来的早餐。马来小贩卖的鲜蛤椰浆饭,是他最爱吃的早餐。桌上还有咸煎饼、夹粽等。我把夹棕包起,放进包包里,等下坐巴士的时候可以吃。每次回来,都是同一个朋友载我去车站。他给我打包了我最爱的沙登van车rojak,还加了虾饼,我们到车站的便利店坐下,以咖啡配rojak。

最后一个吉隆坡的回忆,就是在巴士上吃的夹棕。新加坡很少夹粽,有的也是很少糯米,糯米也被炸得干干的,不是我那杯茶。就是喜欢从小吃到大的夹粽,饼皮里面有着一大圈的白色糯米,黏黏的,很香软,带点微甜,那是童年的味道。

夹粽吃完了,新加坡也块到了。每次回吉隆坡都是来去匆匆,对于一些朋友总觉得很抱歉,未能陪伴他们更多的时间,连我弟也只是看了我几眼而已。想做的事情太多,奈何时间却太少。无论如何,谢谢你们的相伴。每次回来,都是一趟难忘的旅程。短暂,却充满爱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