舞蹈心情记录篇——最佳减压方式

今天开会讨论这一期的杂志内容,分配工作,拟定交稿日。数不完的工作涌面而来,感觉不能呼吸,压力好大。放工后,我逃离办公室,赴健身院跳舞去。每个星期四晚的课是dirty dancing,是我最喜欢的舞蹈。今天老师有事没来,由一位年轻的大学男生代班,教我们跳Lady Gaga的《Donatella》。这首歌的节奏很快,老师也教得很快,因此学起来有点吃力,必须一直看着老师才能跟上舞步。

过门的时候,Gaga低吟着:
I am so fab
Check out,
I’m blonde,
I’m skinny,
I’m rich,
and I’m a little bit of a bitch!

跟过很多不同老师,跳过很多不同舞蹈。不同老师有不同的style,不是每一个都适合自己,有些可以跳得挥洒自如,有的却总感觉绑手绑脚。到了今日才发现,原来我就是喜欢这种节奏感强劲,动作很sharp很帅气,很有时尚感,有点小性感,带bitchy感觉的舞蹈。只有这个时候,才有机会去诠释一个bad girl的感觉。这不是平日的自己,不过却可能是某一部分的自己。

学完舞步后,老师要我们分组跳,然后竟然选了我跟他一起跳一次。啊,真的有点受宠若惊!这次的舞步我记得最不好,不过其实跳舞最重要的不是记舞步,而是享受其中。跳完后,面对同学们的赞美,觉得好害羞。其实我没有跳得特别好,一切都是经验的累积。她们问我跳舞多久了,我回答说6-7年。

“听你这么说,我们感觉好安慰!不然的话,我们一定会质疑自己,怎么跳来跳去都学不会。”

我抹着被汗水沾湿的头发,哈哈大笑。突然,感觉身体轻松了很多,放工前的压力全都消失了。

我真的觉得,在该放工的时候放工很重要,放工过后的活动更重要。每个人都需要一个自己喜欢、享受、热爱的嗜好,让自己可以转移注意力,放松心情,释放压力。虽然明天回到职场上,压力还是会回来,不过,你会知道,你有能力可以以自己觉得最舒服的方式让它消失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愚人节玩笑一

愚人节玩笑一:

我在和弟妹们的whatsapp group写道:突然想起那天回家时,爸爸给了我4000千元,是股票的分红,他叫我把钱分给你们。大弟和妹妹,我已经把钱转去你们的马银行了,你们各自去看里面有没有1000块钱。小弟,给我你的银行户口号码,待会儿我把钱转给你。记得,不要让妈妈知道!!!

讯息发了,凉也冲好了,都没有回音。我想,他们可能早就拆穿这个姐姐的阴谋,懒得理我。我把讯息发去给朋友看,她说very good ah!朋友都说我的谎言完美无瑕,怎么我的弟妹们会不相信呢?

后来,收到小弟的回复了。“怎么我不知道我们四个有一起买了股票?我的户口号码是XXXXXXXX。”

结果,我一个人在房间里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。我跟朋友说,我的弟弟把银行户口号码发给我了,哈哈!

“什么户口号码?”

“那个股票分红的玩笑啊!我的弟弟真的以为有钱分啊!”

“什么?那个是玩笑?他妈的,我也受骗了!!!”

原来那个“very good”不是指我的谎言完美无瑕,她是说我的父亲very good啊!换作是她的父母,早就把钱偷偷藏入自己口袋了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舞蹈受访篇——舞动人生

IMG-20140314-WA0000

25岁的时候,我遇上了舞蹈。这仿佛是冥冥中的缘分,让我意外地发现了自己的另一面。感谢朋友的采访,让我这几年的舞蹈生涯有了一个纪念篇。平时自己总是扮演访问的那一方,其实我也很享受当一名受访者——可以对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侃侃而谈,说到兴奋处眼睛仿佛会发光!分享,从来都是一件很令人快乐的事

(此文刊登于2月份《余仁生》杂志)

文/翁菀君

刻板印象中的舞者,高瘦而飄逸,彷彿不食人間煙火。乍看之下,Evonne不像舞者,但仔細注意其舉手投足所流露的恣意與自由,又隱約能與舞蹈連結起來。眼前的Evonne,大抵不是一板一眼的人,聊起跳舞時她嘴角上揚,眼中閃著光亮,說話和肢體語言一樣情感豐沛。而那不就是擅長於舞台及表演的外放特質嗎?

Evonne卻說:“我覺得自己在跳舞方面沒有天份,有天份的反而是唱歌彈琴,那是小時候就懂得的事。至於跳舞,我卻必須累積那麼多年才抓得到訣竅,所以我擁有的是跳舞的經驗,而不是天份。”

現實生活中,Evonne在新加坡一家飲食雜誌當編輯,常到處蒐尋情報,晚上到餐廳進行採訪,嘗盡天下美食。然而,每周有那麼一天,無論是多值得期待的美食採訪,無論工作多忙多累,Evonne都會堅持搭乘45分鍾的地鐵,到偏遠的舞蹈中心上課。而如此的堅持,並非僅僅發生在她寂寥的新加坡工作生涯之中。在此之前的六年時光,當Evonne仍在吉隆坡當記者的時候,早已貫徹了下班後去跳舞的堅持。

“初時只是想做個健康的人,想做運動和流汗,於是找一家中心去上課。只繳RM100就能無限上課,像是瑜伽、hip-hop、芭蕾、modern jazz和sexy dance等等。我自知是個沒恆心的人,無法持之以恆地跑步游泳,但既然已付了錢,就一定會去上課。而且我想挑一項我有興趣的運動來進行。”Evonne聳聳肩說,臉上露出甜美笑意。

那樣的笑容似乎發自內心,發自於對某件事物義無反顧的熱愛。到底跳舞有著怎樣的魅力,讓Evonne一旦開始了就無以自拔?她說:“本來只是把跳舞當成運動,但我卻慢慢從跳舞的過程中學會欣賞自己。上課的時候,老師說不要穿著aunty的打扮來上課,既然是跳sexy dance就該穿得性感一些。而且每次跳舞都必須抬頭挺胸、收腹翹臀,我們就那樣照著鏡子一次一次地調整自己的動作。到最後,我漸漸懂得欣賞鏡子裡的自己。”

於是,小時沒被學校選為舞者的疙瘩,就那樣被自信撫平了。多年前羡慕別人的,如今Evonne用自己的方式去獲得。其中原因並非好勝賭氣,而是更傾向於聆聽自己,探索心中真正的熱愛。關於那個跳舞的源頭,Evonne的想法很特別,把

它歸類為一種冥冥中注定的緣份。她說:“我在25歲的時候碰到了這個機遇,意外地發掘了自己的另一面。我25歲才發掘出這項喜好,而我因為喜歡,自然會為它多花時間。而過程中,老師扮演的角色非常重要,一個好的舞蹈老師能讓你對跳舞充滿熱誠。”

在吉隆坡學舞的時候,Evonne曾被老師選入advance班級中,重點訓練並讓她有機會在舞台上表演。自認充滿表演欲的Evonne坦言,在台上跳舞讓她擁有非常大的滿足感。而除卻滿足感,Evonne也享受與伙伴們因一同表演而建立起來的親密情誼。從小至今,Evonne似乎就是情感特別豐富的人,她重感情之餘,也常常陷入情感的低潮。而那個掉入情緒幽谷的Evonne,卻讓舞蹈把自己給拉回來了。

“跳舞的時候很快樂,因為我在專心地完成一件事。我試過在情緒低落時去跳舞,發現在舞動的過程中,根本就忘記了那些不快樂的事。流過汗以後,再重新思考那些不快樂,感覺清醒多了。”

如今,離開家鄉在新加坡去工作,Evonne一樣找了一家舞蹈中心去上課。而目前讓她深陷其中的是非常性感的Dirty Dance。她笑說一聽這名字,馬上就被吸引了。跳dirty dance的時候,要甩頭髮,擺出S字身形,這讓Evonne挖掘出另一面的自己,笑說:“我原來希望某個部份的我是很有女性特質的。”

而採訪結束後,Evonne於鏡頭下擺出性感動作,身上隱約透露著快樂與自信的光芒。表面看來,她也許並不被歸類為標準的性感女生,然而就在其舉手投足間,我看見了她那比外在條件更動人的特質。那是一種忠於自己的快樂,使她發光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回乡随写

这一趟回吉隆坡,还是一如往常般匆忙与充实,所有的时间都给填满了。

星期五本来要深夜十二点多才到家的,后来有幸挤上了五点半的巴士,十点半就到家了。小弟接我过后,不甘寂寞的我又跑去和友人夜宵喝茶,直到晚上十二点半才回到家。洗澡后,看到他摊了张垫褥赖在客厅上看《我是歌手2》,我也坐下来看了邓紫棋和茜拉,闲聊几句后就睡了。

隔天,他留在家里煮饭,我开了他的车子,从早上出门到晚上才回。洗澡后,还要出门看半夜场然后喝茶,到家都已经凌晨三点了。星期日早上醒来,睡眼惺忪地打开房门,发现那只本该坐在沙发背上的bear bear坐在我的房外,手上拿着一个信封,弟弟在信封上留言说他回家乡了,叫我如果可以的话今天打电话回家,take care。

从来没有人用那么可爱的方式给我留言。

对于弟妹,我是爱的,只是传统的华人都不懂或者羞于对家人表达爱,于是会用很间接的方式,或者把爱藏在心里。就如这一次,我除了为他打包夜宵和为他添满油缸之外,也没能做什么了。

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好姐姐,身边有太多好友围绕着,生活太忙碌,不会也没有太多时间去想弟弟妹妹的生活过得怎么了。我们四兄弟姐妹,一个在家乡,一个在吉隆坡,一个在新加坡,一个在香港,聚在一起的机会很少,只是偶尔在面书看到他们的近况,然后在心里默默祈祷,希望他们活得平安开心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Home feel

jet house

朋友和丈夫买了票看演唱会,却找不到nanny看顾一岁半的孩子,于是我过来帮忙。其实也不用怎么看顾,她出门前让孩子在房内睡觉,如果他醒来的话我帮忙哄他入睡就行了。

为此,她一直向我道谢,还说了很多次麻烦你了。其实,我不懂多么的自得其乐。就当着是和自己的约会。在昏黄的灯光下,我可以坐在舒服的沙发上玩ukulele,或者看书,看电影,上网,听音乐。今晚,我一个人霸占整个客厅。

她出门前为我买了晚餐,开了空调,叫我当作是自己的家。她的丈夫教我开电视,在塞满了书本和dvd的架子取出他认为适合我看的书籍和电影,还开了手提电脑让我使用。

换作是平时,我只能窝在小小的房内看电脑,哪会像现在般有情调呢?所以,我真的不介意做一两次part time奶妈。

这样的氛围,让我好想有个家……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异乡两大快乐

大约一年前,为了继续学自己喜欢的舞蹈,我成为了某家健身中心的会员。起初,我一个人默默地去跳舞,并没有和谁说话,流一身汗过后又默默地回家。朋友问,一个人去跳舞不觉得孤独吗?不会啊,跳舞是一个人的事,自己喜欢做的事总不成等到找到一个伴才去行动吧?

渐渐地,一起上课的会员们开始和我说话,我也开始知道她们的名字。和马来西亚不同的是,这里的朋友开口都是说英文的,就算双方都是华人。健身中心的会员分别有新加坡人、马来西亚人、马来人、中国人、菲律宾人、印度人、罗马利亚人等等。大家来自不同的国家,操着不同的语言,不过当音乐响起,这些所有不同国籍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朋友都会尽情地舞着,直到整件衣服都被汗水沾湿。

星期六,我会连续上几个小时的课。本来,上到第三个小时我已经开始气喘了,体力有点不支,双脚几乎要断掉。现在,就算是连续上四个小时,也没有问题。于是,星期六的时间都被dirty dancing、Hip Hop、Jazz、Zumba,以及下课过后和这些舞蹈课朋友的喝茶聚会给填满了。

今天下课后,洗了澡,和一位来自印度的朋友去喝茶。她只比我年长一岁,却到过很多国家。于是,她告诉我她在伦敦、西班牙、法国、三藩市、纽约、布达佩斯等地的旅游经验。我则和她分享三毛的故事、杭州的美景、元宵节抛柑的文化与趣事、佛教的轮回、好吃的日本餐厅等等。我们从书本谈到去美食,从旅游聊到去同性恋,从宗教说到去男人,讲到好笑处就放声大笑。这位朋友很爱烹饪,她曾经去上法国料理课程,为了认识红酒更是在红酒餐厅无薪工作了两年,并计划要开设自己的小咖啡厅。我们在亚坤坐着喝咖啡,从下午四点钟坐到傍晚七点钟。

原本我去拿健身中心的配套,纯粹是因为想重拾跳舞的兴趣,还有让自己运动而已。认识到不同国籍的新朋友,是一个bonus。每一个人都像一本书,都值得细细阅读。和对方深谈过后,懂了很多自己不懂的,是一种自我充实。

运动和交朋友,已经成为了我在异乡的两大快乐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Tagged | Leave a comment

中西情人节

这个中西情人节很忙很忙。从买材料、煮食、摆盘、拍摄,到洗碗、清理厨房等等善后工作,让我几乎站了一整天。今天穿的是jumpsuit,上洗手间很麻烦,得整件衣服脱掉。从早上到公司直到傍晚六点半忙完之前,我只脱了一次衣服。水也不得空喝,怎么有空上洗手间呢?

把手头的工作做好后,才发现脚好酸。回家途中,看见好一些女生手持玫瑰花,商场餐厅的人龙更是长到吓人。情人节,是商家捞金的好日子。何况今年的情人节和元宵节落在同一日,与另一半庆祝一番总是免不了的。

说到情人节,我好想没什么特别的经历,倒是有一年的元宵节,让我特别难忘。当时,还在念大学的我跟着朋友去参加抛柑活动。注册费5元,每个男生会获得两条香蕉,女生则会获得两粒柑。大家各自在水果上写上自己的名字与联络电话后,女生就把柑抛入池内,男生则卷起裤脚冲入池内捞柑。有的人会立刻拨电,有的人则会等到回家后才行动。

男生手中的香蕉呢?他们会四处走动,物色心仪的女生,然后把手中写有电话号码的香蕉送给对方,希望对方会给自己拨电话。已经忘了当时的男生是如何把香蕉呈上的,是说“我的香蕉,请笑纳”吗?还是“希望你能接受我的香蕉?”只记得当时颇有姿色的友人拿了好多条蕉回来。而我,也有个男生主动来接近,后来还约我看电影。我说,看电影不了,喝茶好吗?结果,对方穿着牛仔裤,我却穿着便服带他到屋子附近的mamak档喝茶,还把全部室友叫去。

我很坏,是吗?我们就只“约会”过那么一次。记得当时的他是小开,如果当年的我可以让自己喜欢上他的话,现在可能已经是少奶奶了。

多年后的今天,我对男人的香蕉已经不在感兴趣。中西情人节,躲在家里吃杯面看戏,独乐乐地度过一个Friday night,其实也很不错。

哦对了,今天的我出门前戴了一条心形项链。镶满亮石的链坠晶莹饱满,挂在胸口上不但是一个漂亮的装饰,还给了自己满满的爱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Tagged | 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