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杯咖啡的时光

kl 283.jpg不知不觉,又做了三天的代班保姆。工作并不难,只是载孩子上学放学和补习,做饭给她们吃而已。难就难在要我起得比鸡早,对我这个夜猫子来说还真不容易。

每天早上,我得在5点45分醒来。星期天晚上,我特地早睡,午夜12点对我来说是很“早”了。不懂为什么,躺在床上辗转难眠。是因为“太早”了吗?就这样,我望着天花板,望了三个多小时。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于是我起来开灯,阅读武侠小说。看到四点多,是时候睡了。那一晚,我睡不到一小时就起床了。

之前,我有一个拍摄在早上十点钟。朋友笑说,竟然在你的睡觉时间!呵呵,知我者莫若她。早上确实是我的睡觉时间,因为我和猫头鹰做了朋友,越夜越精神。反正,我不吃虫,所以无需早起。

话说回头,我既然接了代班保姆的工作,就得在不属于我的睡觉时间睡觉,然后在不属于我的起床时间起床。其实也没怎样,不过是调整生活作息而已。只是,三天并不足以把我的生活作息调回正常的轨道,我还是享受众人皆睡我独醒的感觉。

这几天,我最享受的就是坐在阳台旁,有咖啡和小说相伴的午后时光。朋友家有一部咖啡机,因此平时喝咖啡爱加奶加糖的我学会了喝黑咖啡。这咖啡温和香醇,不用配上奶和糖,配一本小说就刚刚好。

如果有一天我为人父母,我不介意打乱我那“正常”的睡眠时间,但至少每天要有一段可以让身心灵歇一歇的偷闲时光,那就很好了。

Advertisements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二手旧衣新穿搭

kl 282

朋友从环保站掏来了一些二手衣物,她选出几件好看的,拍了照片传过来,有一件旗袍非常好看,另外一件红色连身裙也很不错。今天大清早我就去她家报到。这一大袋衣物里面 ,大多数都是连身裙,质地很好,一点也不觉得旧。只是,所有的衣服都是小尺码的,我和朋友都是牛高马大,只能看却不能穿。

我掏出一件宝蓝色的jegging,朋友笑说这件你一定穿不下啦!我说,这可是有弹性的呢!她说,就算有弹性也有一个限度啊!我不理,硬是套了下去。哎哟,没想到竟然装得下我的八月十五!只是,我穿起来毕竟是短了些,看起来像七分裤。我在英国买过两件jegging,每件大约八英镑,很修身很好穿。现在有一件二手的,只卖5块钱,当然deal啦!

过后,我又淘到一件半透明的长外套,刚好可以遮住臀部。不过,有的地方勾丝了,几条长长的线跑了出来。我问朋友说,这件该买吗?好像很少机会穿。她说,这么薄,去哪里都可以穿,你可以唱K的时候穿。于是,我拿起剪刀,把所有的线头都剪掉,买!

回家后,配上一件白色小背心,就是一个全新的look。10块钱而已,当作是送给自己的新年礼物。

这是我今年唯一买给自己的“新衣”。用二手衣作为新年衣,更便宜,也更有意义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怀念的野韭菜香

dumpling 2我的锅贴,是在欧洲学回来的。

dumpling 3.jpg在第一个宿主的家,我只有吃的份,因为她嫌我包的锅贴比她那六岁的孩子包的还要难看,呵呵。到了第二个宿主的家,终于可以大显身手。我从小学徒,变成大师傅。后来,我给过很多宿主及workawayer做这道菜,大家都很喜欢。

town 23回到马来西亚,再次做锅贴,那种心情不一样了。我怀念在欧洲做锅贴的时光,因为可以在路旁顺手摘下野韭菜,回家炒几个鸡蛋,混合起来就是很好吃的锅贴馅料了。

town 26三、四月份的欧洲,遍地开满绿油油的野韭菜,上面挂着娇嫩的白色花儿,那是叫人难忘的漂亮景色。把叶子採下时,鼻尖传来大蒜的味道,难怪它的英文名是“wild garlic”。

town 31与其说我眷恋口中的锅贴味道,不如说我怀念记忆中的那一抹野韭菜香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环球透视录影

kl 281.jpg

今天受一位制作人朋友的邀请,到电视台进行《环球透视》的录影,跟两位主持人以及另一位旅人聊沙发冲浪和打工换宿的经验。

电视台有化妆间,专人化妆师会为上节目的嘉宾化妆。我听朋友的话,自己先化一个妆,免得到时化妆师下手太重。所以,我坐下来时,他只是替我部一补底妆,画一个唇彩,以及夹一夹发尾而已。

正式录影时,一开始我就讲错话吃螺丝了。我本以为这是预录节目,说不好可以重新来过,再录一次。当我用求助的眼神看着主持人时,他们却鼓励我继续说下去。当事情出现瑕疵时,我就抱着一个耿耿于怀的心情,完成了整个录影。

每个人对自己都有不同的期望。有时候,我对自己的期望很高,不自觉地会以过高的准则来看待自己。自己看待自己,经常比别人看待自己更来得苛刻。因此,当没能达到自己为自己所设下的标准时,会觉得郁闷、懊恼、惋惜……

记得在希腊打工换宿时,我遇到的意大利人跟我说过“you must know your limit”。就用车子来做一个比喻,比如说这辆车子一个小时只能跑百五公里,无论你怎么踩油门,它还是跑不了两百,因为那已超过了它的极限。

同样的道理,放在自己身上,我好像以为自己的能力是“unlimited”的,期望自己会弹琴、会唱歌、会做饭、会跳舞、会写文章,最好在面对镜头的时候也可以口若悬河,滔滔不绝。当我很想去做好一件事,事情却未如我所期待的完美时,难免会有一点小失落。

无论如何,这不失为一个很好的经验。之前我也试过上电台,或者上电视台,不过都是以某杂志编辑,或者某报馆记者的身份来亮相。这次,是我第一次以自个儿的身份来上电视。他们把我称为“旅游专栏作家”,虽然对于“作家”两个字我不敢当,不过,也只是一个称号而已。

我就是我。

可以做到不依附别的平台,不必对不真正属于自己的身份而沾光,才是真正值得骄傲的时候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齐来做锅贴

kl 275打从我在欧洲的时候,朋友看了我的饺子照片,就说等我回来的时候要一起做饺子。我已经回来那么久了,连饺子的影子都没见到。这个“dumpling project”一拖就拖了好几个月,直至今天,终于完成了。

kl 276出发到朋友家之前,我在家里先炒好饺子的料。由于其中一位朋友是素食者,所以我们做素饺子,馅料包括鸡蛋、洋葱、菜圃、红萝卜、南瓜、四季豆、包菜花和青葱。我们“一不做二不休”,所以同时也做素包子,朋友负责准备素包子的馅料,包括沙葛、红萝卜、香菇、木耳和四季豆。

kl 277馅料都准备好以后,我们开始和面。她用面包机做包子皮,我则用手搓饺子皮。面粉混合了热水之后,就以“以柔克刚,四两拨千斤”的手法,做出刚中有柔,软中有劲的面团,呵呵。

kl 278后来,饺子和包子的馅料都用完了,还剩下一些面团。于是,我们拿出红豆泥,做了红豆锅贴。

kl 279

包好的饺子,下锅煎至金黄色,香喷喷的非常诱人。用油煎的,应该被称为锅贴而不是饺子吧?我们留下一批放进冰箱,隔天拿去水煮,做成真正的饺子。今天的成品共有素锅贴、素包子和红豆锅贴,我们的“饺子计划”总算超额完成。

kl 280对我来说,包子好吃,锅贴好吃,红豆锅贴最好吃!因为,它让我想起在湖区的时候,Carey为我做的早餐……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新潮杂志拍摄

kl 274

两个星期前,我接受《新潮》杂志的访问,并在一间我以前在时尚杂志当记者时曾经合作过的studio进行拍摄。

回想以前,当我的身份是记者的时候,首先必须和模特儿、化妆师、发型师和摄影师敲时间,接着必须充当造型师,跟品牌公关联络后,到处去借衣服和鞋子。拍摄当天,我的任务是监控现场,让拍摄顺利进行。比如跟化妆师说,她的妆有点掉了,麻烦你补补妆;或者跟发型师说,她的头发乱了,麻烦你拨一拨;又或是跟摄影师说,不如我们试试拍另一个角度。然后检视拍出来的照片,看看有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。

一个拍摄,足以令人身心疲惫。

身为一名受访者,就轻松多了。我要做的就是,化妆师叫我闭眼我就闭眼,发型师叫我低头我就低头;造型师给我什么我就穿什么,摄影师叫我笑我就笑,记者问什么就答什么。最后,就是期待杂志出炉的那一天的到来。That’s it.

然而,从记者变成受访者,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或许是一段日子的默默耕耘,或许是对生活的一份信念,或许是对梦想的一种坚持,又或许是一个无意识的播种动作——自己不懂在何时撒下了一些种子,经过了岁月的酝酿,种子终于开花了。

那是一个预期之外的美丽收获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分手总要在雨天

张学友演唱会的前几天,我唱了一首《分手总要在雨天》,传了给一位来自南马的朋友听。他说,南马的人是听《一路上有你》的。因为先入为主的关系,所以他对华语版的比较有共鸣。这让我想起在新加坡的时候,去民歌餐厅听歌,歌手唱这首歌也是唱华语版的。

对我而言,尽管改编改得再好,粤语版和华语版还是有差的。差别就是,一个是经典,另一个是为了华语市场而企图用经典改造的歌曲。但是,就是少了一点什么。

所以,我很庆幸自己是中马的孩子,同时也很庆幸自己出生于80年代。至少,我见证过香港乐坛的辉煌时代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