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vechurch workaway – day 20 克服恐惧+单车骑行

今早地上有点湿,应该是昨晚下过雨。一如往常,早餐后我得蹲下来除草。泥土有点湿润,除起草来更加容易。用耙子轻轻一耙,野草就连根拔起了,不过要把泥土拨开,把小小的野草捡起来放进桶里也很耗时。今天很“黑仔”,平时若是看见蚯蚓的话,最多也是一条而已。今天竟然一次又一次看见蚯蚓,多得我的朋友,昨晚在我的面子书上留言问我隔天是不是也要和蚯蚓搏斗。他不说还好,一说整片土地的蚯蚓都来跟我打招呼了,吓死我!!!!!
不过,今天我很叻女,进步了很多。平时的我,一看到蚯蚓就大叫一声,丢下耙子就往外跑了。今天,看见第一条蚯蚓时我喊了一声,退后了两步,可是喊叫声比平时小声多了。我的心扑通扑通地在跳,呼吸急促,可是我不让自己退缩,站在那里盯着那蚯蚓,并仔细打量它。这条蚯蚓并不粗,可是很长,粉红色。它往土地里钻了一寸,休息了几秒,再钻一寸,再休息一下,差不多半分钟的时间,就在我的眼前消失了。今天我真的很厉害,竟然还敢留在那里继续除草。一会儿过后,又有另一条蚯蚓出现了!这一次我倒抽了一口凉气,可是没有喊,也没有退后,只是站了起来。我又一次盯着它,直到它从我的视线消失,然后又继续除草。
用耙子翻啊翻啊,又看到第三条蚯蚓,可是这条蚯蚓不大会动。它隔壁有一棵野草,根扎得很深,我竟然敢用耙子继续把野草的根挖出来,换作平时不懂闪到几百公里外去了。我也忘了今天一共看见多少条蚯蚓,大概有五条吧。我的心里虽然害怕,可是却没有退缩,等它们“回家”后我又再继续,真的要颁一个奖给自己,最佳勇气大奖。
或许你们不知道我怕蛇虫鼠蚁的程度。我试过被蝉吓哭,试过在甲米的街上因为有蟑螂爬到我的裙子上而狂奔狂喊,也试过因为友人在我耳边说了一句“蛇啊”而在连蛇影都还没看到就大喊并闪到一边,结果反而是对面有个女生被我的过度反应而吓到,她的男朋友则一面笑一面安抚她。或许你们也无法明白我为什么怕成那样。可是,怕就是怕,没有为什么。就好像有的人天生怕黑,有的人天生怕指甲刮黑板的声音,有的人天生怕老婆那样,没有为什么。
所以,今天我真是做了一项创举!说不上是克服了对蚯蚓的恐惧感,可是至少控制了自己的过度反应,并鼓起了勇气面对它们。可是,我还是要骂我那个朋友,屁股痒啊你?在我的面子书写什么鬼蚯蚓嘛?真的好的不灵丑的灵。以后可不可以写一些好话?比如我很快就遇见白马王子之类的。
cycle 1在Ian家住了三个星期,我昨天才知道他家有单车!我说,你早说啊!他说他早就说过了,是我忙着说话听不到。他又一次念我,不要一直说话,要学会听别人说话,我知道这是我的缺点,哈哈。

于是,午餐过后,休息了一会儿,我就骑着单车出去了。Ian叮嘱我不要在大路骑,要骑就去对面比较少车的小路上骑,还叫我don’t kill yourself。我跟着他的指示,骑到对面的小路,并绕了一个大圈回来。

途中经过一个住家,门前有一只花猫,非常漂亮。我停下单车,对着它喵喵叫。它望着我,不敢走过来。我把单车放躺在草地上,蹲了下来,并向它招手。这家伙竟然向我走来了,还在我的脚边钻来钻去,又躺下来要我跟它玩,还倚在我的鞋边撒娇。哎哟,可爱死了,好想把它抱回去!

cycle 15
我最喜欢星期六晚了,因为Ann通常都会过来吃饭。她来了,我就会做一些老外最爱吃的餐厅食物,比如今天就做了咕佬肉。本来打算做“咕佬鸡”的,后来我们去购物添了一些五花肉,所以我决定做咕佬肉,猪肉比鸡肉好吃多了,尤其是半肥瘦!他们六点半去酒吧喝酒,我留下来做菜。这个铁板炉真的很不好用啊!我一共得煮三道菜一锅饭,而咕佬肉还要分别做酱料和炸肉块,当我做第二道菜的时候铁板的热气已经很弱了,那个萝卜煎蛋竟然要耗十五分钟,晕倒!本来告诉Ian八点钟可以吃饭,后来到了八点二十分才开饭。不过,我这道咕佬肉是向一位厨师朋友偷师的,当然没有丢师父的脸。Ann看到伴碟的黄瓜片,说这非常好看啊!我告诉她,中餐多数都是用黄瓜或番茄来作点缀。
food 41师父跟我说,餐厅的做法是先炸肉,再煮酱,上桌前再翻炸一次,以确保肉够脆。为了省功夫,我把程序倒反,先煮酱,后炸肉,拌上后就直接上碟了。我特地最后才煮这道菜,以保持猪肉的口感。果然,大家都吃得津津有味,除了猪肉以外,其它配料如黄梨、黄瓜、洋葱和红灯笼椒全都吃光,连酱汁和伴碟的黄瓜片也扫光,我的脸上也有光,哈哈。Ann过来吃饭,不但多一个人和我说话,她每次还会带甜品过来,还有那只退役赛狗Delphi。只是不懂为什么,这一次怪爷爷没有问我要不要喝红酒,直接拿来两个酒杯给自己和Ann倒酒。虽然我不好红酒,可是我已经远远超过了可以喝酒的年龄好不好!!!!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Alvechurch workaway – day 19 莎士比亚母亲和妻子的家

今天天气好,Ian终于带我出门了。我们去了Mary Arden’s Tudor Farm,也就是莎士比亚的母亲孩童时期的家。Tudor是英国的都铎王朝,介于1485-1603期间。这个地方展示了都铎时期的乡村生活、早期的农畜品种、鹰猎、农庄等等。这个地方展示了都铎时期的乡村生活、早期的农畜品种、鹰猎、农庄等等。

这里几乎每半个小时都会有表演。只见工作人员穿着都铎时期的衣物,拿着长长的藤条示范赶鹅。藤条不是用来鞭打鹅的,而是让它们看清方向。它们会排队走八字形哦,有趣极了!

mary arden 7

接下来有的是鹰猎表演,当年的人们利用一些老鹰、猫头鹰之类的鸟类来猎食,并给予奖赏。训练员站在草地中间,高高的屋顶上站着一只猫头鹰。他手上拿着肉,要猫头鹰飞下来。谁知道,它竟然不听话,在屋顶上走来走去,又发出类似“No”的叫声,观众们都笑了。后来,训练员还是成功把它哄了下来,从一张椅子飞到另一张椅子,乖乖地站在那里,听到指示后又飞到别的椅子上。

mary arden 19

除了鹅和鸟之外,这里还有其它动物,如猪、羊、牛、驴子等等。我看到一只才两个月大的小牛,身体白色,耳朵和嘴巴褐色,有着长长的眼睫毛,非常可爱!我伸手去摸它,它竟然伸舌头舔我的袖子,我还是第一次被牛舔呢!

后来看到羊儿,就坐在栏杆旁,我又伸手去摸它,它又舔我。舔人是动物向人类示好的统一表现吗?在草地上,有一个工作人员正牵着一头很大头的绵羊,毛发非常厚。我一面摸它一面问工作人员,其实羊儿喜不喜欢被摸?他说,他们已经习惯了。Ian说,羊儿心里其实在喊,不要再摸我了!哈哈。这羊儿还向着我打喷嚏,喷了我一些鼻涕呢!

mary arden 18最有趣的环节,就是看都铎时期的人们怎么用餐。晚餐时间,屋子里的铃声会响起,master会领先进门,其他人跟在后面。洗手完毕,他们就坐在各自的位子上,把随身带着的私人餐具拿出来,摆在碗盘的右边。

每次一顿晚餐大概有6道菜,有咸的也有甜的。今天有小扁豆配鱼片、蔬菜汤、面包、蜜糖麦饼、姜汁炖梨子等。如果桌上有六道菜,你吃遍六道菜是不礼貌的行为,把最后所剩下的食物吃掉也是不礼貌。把食物递给别人要用左手,吃东西要用右手。在这一场示范当中,我才知道很多现在所谓的礼貌,在古时候其实是危险的行为。比如说,吃饭时不可以吧手肘放在桌上,因为以前的桌面和桌脚是分来的,要是用手肘把身体的重量都压在桌面上,随时会翻桌。

头发露出来是不礼貌的,因为以前的人需要烧饭、照顾动物等等,要是把头发露出来的话可能会不小心被烧掉。用舌头舔叉子是不礼貌的,因为以前没有叉子,只有一支很尖的“独齿叉”,要是把它放进口里的话,别人不小心碰撞到你会很危险。吃完饭过后,他们会各自把自己的汤匙、刀子等等餐具洗净,收在腰间的皮袋里。不论去哪里,这套餐具都会跟身。他们觉得,和别人公用餐具是很不卫生,非常恶心的事情,就好像你不会和别人共用牙刷一样。

示范餐桌礼仪的时候,他们也说了很多古代人的生活。比如说,他们没有利用任何化学物品洗澡,他们会在水里加入一些薰衣草、鼠尾草等等,不但有香味,而且还能杀菌。夏天的时候,他们甚至会在水里加玫瑰花瓣呢!除了厨房以外,还可以参观房子的其它地方。房子里有火炉、桌上有羽毛笔,还有毛笔字。房间里有一个纺织机,可以把羊毛纺织成线。

穷人都是打地铺的,有钱人才会有床。他们的床很短,Ian叫我猜原因。我说他们个子矮,Ian告诉我以前的人是斜躺着睡觉的,因为怕胸腔感染细菌。

mary arden 26临走前,我们到农场走走。这里有一大片黄色的花海,我本来以为是油菜花田,原来那是buttercup,一种黄色的野花,也就是我在屋后采了放进花瓶里的那个黄花品种。放眼望去,所见之处都是黄澄澄的一片,非常漂亮。

后来,我们也到了Anne Hathaway的家参观。不是美国的女明星,而是莎士比亚的太太。这是她嫁人之前的家,莎士比亚追求他的时候每天来回走好几公里路去和她见面。原来,她的年纪比莎士比亚大8岁,他们结婚是莎士比亚才18岁,她已经26了,而且还怀孕3个月。500年前的莎士比亚,原来不只是著名的剧作家和诗人,同时也是潮人一个呢!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Alvechurch workaway – day 18 自制锅贴+比萨

今天是“面粉日”,因为我分别做了锅贴比萨作为午餐和晚餐。湖区和Frome都有很多野韭菜,这里却一棵也找不到。那也好,没有野韭菜,我的锅贴馅料反而更丰富。

我先把肉碎腌味待用,然后把菜脯和咸菜切碎,把萝卜切条,再把屋外的细葱切段。热油炒香菜脯,再加入肉碎炒熟,然后加入萝卜和咸菜,最后才加入细葱拌匀。我的面团可以做12个饺子,可是包到一半的时候发现馅料不太够,于是又炒了两个鸡蛋,加入馅料里面混匀,这就变成有两种馅料了。

food 33food 34包好锅贴后,还剩下少许馅料,于是就变成我的餐前小吃了。吃了一口,哇,这馅料可比野韭菜好吃多了,怪爷爷一定会喜欢。热油后,把锅贴放进锅里煎至金黄色,香喷喷的锅贴就出炉了。
food 36刚把锅贴煎好,Ann进来厨房借用烘炉,我叫她尝一个锅贴。她说,这是pancake?我说是dumpling。Ian看到锅贴后,也是问我同样的问题,怎么英国人会把锅贴称为pancake呢?由于没有镇江醋,也没有老干妈,我没有做蘸酱,就这么净吃了。我用筷子。Ian则用手。吃到第二个时,他说this is delicious!对我来说,delicious比tasty又更上一层楼了。就像beautiful比pretty更美一样,感觉上delicious比tasty更好吃。纯肉碎比较重口味,稍咸,可吃到浓浓的肉味。加入鸡蛋的比较清淡,可吃到一股蛋香,Ian两者都喜欢。
food 35我做了12个饺子,他吃了一半我只吃了4个,一个给了Ann,另一个留给Samantha。每次做中餐,我都很想和她们分享,让她们尝尝不同的食物,而且她们比怪爷爷识货多了,哈哈。

今天Ian会去酒吧,久未出门的我当然要跟去。出门前,我先把比萨的皮做好,让它休息够了,等下回来就可以铺上馅料了。前两次我喝的都是cider,今天尝试酒吧自家酿制的啤酒。我问Ian怎么分辨啤酒的好坏,他说你觉得好喝的就是好酒,并说今天的啤酒不错。我不好啤酒,也不会分辨啤酒的好坏,只是觉得今天的啤酒没什么特别,而且不够冷。今天他自己问我要不要到外面坐,结果坐不到10分钟他又说冷,要进去了,怪爷爷真怕冷。

pub 13后来,太阳出来了,他的朋友们都出去外面坐,我们也跟着去。他说,太阳只要一出来,温度可以提升10度。有了太阳,真的温暖多了。终于看到蓝天白云了。
food 37回到家,我把面团擀平,准备要铺馅料。他进来厨房,问我晚餐吃什么,我说比萨。比萨?你是意大利人吗?Ian爷爷,risotto和意面我都会煮了,比萨还难得倒我吗?虽然,这是我第一次正式做比萨,不过我有做功课的哦!我上网看别人怎么做面团,又查看什么芝士适合做比萨。我对芝士没有研究,冰箱里只有cheddar和parmigiano cheese。我看到一个论坛,讨论cheddar是否适合做比萨。其实,大多数人都会采用mozzarella,因为可以达到牵丝的效果。有的人说cheddar不适合,有的人说不应该限制芝士的种类,有的人说如果采用cheddar的话应该差不多熟才放。
food 38我想起之前趁着Ian出门修车时,我用面包来做了一个速成比萨做早餐。Parmigiano烤了很久都不会溶化,cheddar几乎一放进烤箱就溶化了。于是我觉得先铺上馅料和parmigiano,熟了以后才铺上cheddar,再稍微烤一下就可以吃了。出来的效果还不错,我还做了一个小比萨,留着明天吃。
food 39其实,看youtube学食谱可以学到很多,我才刚发现除了面包以外,春卷皮或水饺皮也可以做比萨,如果家里没有烘炉的话,用煎锅也可以做比萨呢!
walk 40今天,终于有人陪我散步了!我带着Samantha到我一贯去的草地,看漂亮的样子,看绵羊,看日落。她从来没有发现这里有一个那么漂亮的地方,看来新大陆都是闲人所发现的。

她指着地上的一些泥堆说,这个是mole的家。Mole是一种躲在泥土里面的动物,生性害羞,双眼只有晚上才看得见,所以通常都是晚上才出来活动。她还跟我提到另一种叫做badger的动物,还google给我看。

walk 43走在草地上,有很多叫做nettle的野草,刺到皮肤会很痛。她指着一些叫做doc leaves的叶子跟我说,以后如果被刺伤了,用这个叶子揉一揉就行了。哦,之前长听说很多植物的解药就长在它的附近,原来是真的。
walk 44有个伴一起散步真好,不但长知识了,而且还有人替我在夕阳下拍跳跃的照片呢!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Alvechurch workaway – day 17 开始适应了

和在新加坡的时候一样,虽然来到了英国,我依然是夜猫子一个。仿佛只有深夜里,才能够好好地整理自己的思绪,静静地回想白天发生的事,把一个个的画面转化为文字。
night已经是五月底了,不知不觉在英国已经两个月,已经渐渐地习惯了这里的气候。在湖区时冷得每天晚上都得把热水袋放进被窝里才能睡觉,到了Frome的时候也有几个晚上是冷得受不了的。后来天气渐暖,来到Alvechurch,白天如果有太阳的话,我在外面除草也不穿外套了,我在杭州夜市买的那件人民币30块的Zara Basic黑色外套也没穿过。饭后散步时还是很冷的,我的鼻子和手指都冻僵了,不过还是一次又一次地没戴手套。朋友问我,你那里多少度了?我说,天气开始热了,现在大概15度左右。他说,15度也叫热?哈哈,比起湖区那10度以下的天气,算是热了。
那天和学弟在伯明翰图书馆楼上的阳台晒太阳,阳光很猛,我干脆把外套脱了,剩下吊带裙。我说,这阳光照在皮肤上,很烫啊!当风吹来时,我觉得真棒。穿着外套的他却不喜欢风,他觉得那太阳挺好的,很舒服,再热一点更好。他说,看来我很适合在这里居住。呵呵,是吗?我只是典型的热带国家人,每当吹到冷气时就会觉得,哇,真爽啊!红毛人正好相反,每当晒到太阳时就觉得真舒服。
之前在湖区,手指脱皮的情况超严重的,双手粗到有男生要牵我的手我也觉得尴尬。如今几乎全好了,不懂是习惯了,还是在Frome买的那支vaseline有效。感冒好了,咳嗽好了,只是声音好像还没全好,不过唱周星驰的歌还是没问题的。
还有一点我很佩服自己的是,在这个缺乏亚洲食材的地方,我都可以变出家乡菜来慰劳自己的胃。今天,我把椰浆饭变了出来,尽管没有黄瓜、花生和江鱼仔。本来就打算煮椰浆饭吃两餐的,早上Ian出去买牛奶时顺便买了面包回来,然后跟我说今天下午可以吃新鲜面包配鸭肝酱。之前我已经告诉过他,椰浆饭必须煮两餐,不然的话米饭太少,班兰叶无法盖过米饭,尽管我再解释了一次他还是说吃面包,就由他吧,继续除我的草。过后,他又走过来说,他改变主意了,决定把鸭肝酱留到以后他一个人的时候吃,因为省时方便。好吧,你得吃两餐马来饭了,可别后悔哦。
food 27其实我有一包从伯明翰买回来的sambal paste,本来打算用那个,后来又手痒,跑去把学弟带给我的小辣椒干浸水,准备自制sambal。是小辣椒干,不是辣椒干哦,辣起来可不是开玩笑的。没办法,这里没有新鲜辣椒,只有几条从放久了的新鲜辣椒而变成的“辣椒干”,所以我被逼用小辣椒干。把洋葱、蒜头和巴拉煎准备好,本来以为自己要用臼来把材料捣碎的,幸好这里有搅拌器,省了很多功夫。首先把学弟带给我的银鱼仔炸香,然后把sambal放进锅里炒香调味再拿起,下油把洋葱炒软后才倒入sambal再炒一会儿。试一下味道,和我妈做的很相似,只是更辣,不懂Ian吃不吃得下。
food 28我妈常教我不要浪费东西,煮饭要懂得善用“精华水”。于是,我把尚粘着一些sambal的搅拌器加入一些水,然后倒进锅里煮滚,用来炒羊角豆。这羊角豆,就用来代替黄瓜吧,反正都是青色。银鱼仔代替江鱼仔,烤鸡代替咖喱鸡或sambal鸡,这就是英国版的nasi lemak了。虽然看起来比较像马来杂饭,不过已经是我所能做到最好的了。都不用说,Ian嗅到整个厨房的巴拉煎味,就知道我又用了臭臭的shrimp paste来做菜。他吃了一口羊角豆,说很辣,我说sambal更辣。可是,他吃了sambal后却觉得羊角豆比较辣。怎么可能?用sambal精华水煮而已哦。他说米饭吃不出姜味,我说姜不是主要材料,主要材料是椰浆,不过我担心他不喜欢太浓的椰浆味所以不敢放太多。我问他可不可以接受这sambal的辣度,他说不是辣不辣的问题,而是他觉得辣得没有好吃的感觉。他觉得辣椒基本上是一个没有味道的东西,只有辣味而已,都不明白我们亚洲人怎么那么喜欢吃辣椒。哦,原来是他个人不喜欢吃辣椒,跟我的sambal好吃或不好吃无关。饭后他有跟我说thank you,不过我觉得这是礼貌,不见得他真的喜欢吃椰浆饭。
food 29晚上由于不用再炒sambal和炸银鱼仔,铁板有足够的热气让我做菜,于是我就把鸡肉炸了,再炒了羊角豆和四季豆。没有精华水了,所以这是不辣的,Ian不用担心,哈哈。我再煎了一个鸡蛋铺在饭上,晚餐的卖相有比较像椰浆饭了。我把中午那锅饭加了一点水放在铁板上热了一会儿后,就放进烘炉里保温,吃的时候才拿出来。一打开锅盖,一阵椰浆的香味扑鼻而来,连Ian也觉得晚餐的饭比较可以吃到椰浆味,问我加了什么。其实什么也没加,加热而已。我拿了sambal后,他问我剩余的他可不可以全拿?我看着他说,你不怕辣?你想吃就拿吧。谁知道他吃了一口就说,怎么晚餐的比午餐的更辣?哈哈,我也是没加什么,加热而已。后来,他吃不下全部,我叫他给我,不要浪费。晚餐后,他还是有跟我道谢。
其实,对于一个英国老人家来说,他的接受度算是很广了。我每次给他煮“马来”食物,有一些他可能会说几句,可是全都会吃下去,除了ABC汤以外。看来,我被他训练成一个巧妇的当儿,他也被我训练到几乎可以在马来西亚长住了。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Alvechurch workaway – day 16 插花初体验+慳得夫人

green house 25今天浇水后,我仔细地检视番茄树,发现很多棵都开花了,有的甚至已经长出小番茄来。看着它们快速成长,我也觉得很欣慰,很快地就会挂满红咚咚的樱桃番茄了。
每天重复一样的园艺工作,我开始闷了。突然想起厨房里有两个花瓶一个杯子,于是就发挥我的插花天分,大展身手一番,哈哈。其实我没有学过插花,只是闹着玩而已,加上屋前屋后都有很多漂亮的野花,于是把不同颜色和种类的野花都剪了一些,带到温室里插花去。flower 6
flower 7窄口的花瓶比较容易搞定,其中一个插上几株小黄花已经很漂亮了,优雅大方,仿佛是个艺术品。另一个黑色花瓶的口比较宽,于是我混合了细长的野花还有一些小黄花和小白花,出来的效果还不错。
flower 8杯子是最耗功夫了,杯口非常大,又没有海绵,我去找了一些比较大株的花朵,还有一些叶子较宽的野花,再搭上小黄花和小白花,终于把杯口都填满了。一个放在窗边,一个放在架子上,一个放在饭桌上,整个厨房立刻变得很有生气,满室花香。
food 25今天Ian的弟弟Michael过来吃饭,我特地给他做了叉烧。他们进来厨房时,看到花瓶里的野花,都觉得非常惊艳。我说,那几株黄花头低低的,仿佛就快要死掉了。Ian说因为花瓶里的水放得不够多啦,于是就把花朵插得深一点,让每一株花儿都能够吸收到水分。他一面做,一面说poor flower,哈哈!果然,不久后那些头低低的花儿都抬起头来了。吃了一口菜,Michael突然问我那些洋葱是怎么煮的。正当我在想他在说什么洋葱的时候,Ian说那是包菜,不是洋葱。哦,原来他以为包菜是洋葱!他说很好吃,然后说很羡慕Ian有个中餐厨师给他做菜,哈哈。吃肉兽吃了很多叉烧,又一次问我怎么腌叉烧,看来他真的很爱叉烧。
Michael是一个很nice的人,吃饱后Ian出去喝茶晒太阳,他坐下来陪我聊天。刚才当我在采花时,他问我采来干嘛,我说放花瓶。我说“vase”,他纠正我的发音,并告诉我“v”和“w”的发音有什么不同。于是,饭后他又继续让我练习,要我念vase、virgin等等几个v开头的字眼。接着,我叫他教我念“food”,因为每次听到Marie、Ian他们念这个字总是念得特别好听,我念起来却是另外一回事。他先叫我做韵母的发音,并示范嘴型给我看,还说就是好像kiss的样子,哈哈真搞笑!
然后,我又叫他教我念“th”开头的字眼。中二的英文老师有教过我们怎么念thank you,要有th的音,而不是tank you。Michael要我念“that”,不是tat,也不是thad,开头要有“th”的音,结尾要有“t”的音,我笑着说很难啊!他说他们念了很多年,下颚已经习惯了这些发音。他说我还年轻,可以慢慢练。我说,我已经35岁了,不年轻了。他说,还很年轻啊!我趁机问他多少岁,他说70。70???!!!我说,你开玩笑是吗?他说,是真的。啊?我说,我以为Ian是60多岁,如果他都已经70岁的话,Ian岂不是70多岁?Michael突然把声音放得很小很小,好像和我在说悄悄话那样。他说,不要让Ian听到,他会不高兴。我说,Ian告诉我你是他的弟弟是吗?照这样说,他就是70多了。他的回答摸棱两可,让我很混淆。不过,有一点很肯定的就是,Ian不喜欢别人知道他的年龄。这家伙真奇怪啊,又不是女人,怕什么被人知道年龄呢?真是怪伯伯!哦不,是怪爷爷才对。
food 26晚餐我给怪爷爷煮面条之前,看到冰箱里面有一点昨天剩下的食物,是他昨晚煮给女儿吃留下来的,分量不是很多,我问他要不要弄热来吃。他说不用,他会收去冰柜,又说这不是中餐,不搭。其实那盒食物很少而已,两个人吃的话每人几口就吃掉了,真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趁着还算新鲜的时候把它吃掉。另外,之前他煮下的咖喱鸡和bolognese的料,本来是放在冰柜里的,后来也不见了,我看他可能是放去车房的冰柜里了,可能怕我吃掉他留给孩子的食物。
我跟他说,明天我们需要去购物了,冰箱里没什么肉了。他问我,可不可以等我星期五才去购物?也就是说,以现有的材料,我要变出至少五餐来。我想了想,回答他说可能可以吧,不过我怕他没有肉可以吃而已。他说,鸡蛋就是肉,又一次被他揸到。之前他叫我煮“proper meat”,说酿豆腐里面的肉碎不是肉,后来煮的鸡肉炒灯笼椒和红萝卜,以及五花肉焖马铃薯也被他质疑“这是肉吗”?现在他竟然说鸡蛋就是肉。怪爷爷你赢了!
虽然他有说如果真的不能的话,我们就去购物,可是我知道他是很想等到星期五才去,真的不明白为什么非要等到星期五不可,难道超市有Friday special discount?在这里工作,我不但是厨师,而是一名巧妇!就算是巧妇,也难为无米之炊啊!我是比巧妇更高一个层次,是“慳得夫人”。于是,我决定明天给他煮两餐nasi lemak,一块鸡肉两个人share share吃。后天可能可以做饺子和比萨,星期五如果他下午才去购物的话,午餐可能还可以煮一个芝士培根意面。没有了,再叫我变食物出来的话,我就不是慳得夫人,而是魔术师了!
walk 31他如果不带我出门的话,我就只能躲在家。所以,饭后的散步时间是我唯一的出门时间。每天重复走一样的路也会闷,我也需要发掘一下新大陆。

今天,我沿着有绵羊的山坡走上去,原来后面还有很大片草地。上面可以看到整个咸蛋黄,还有一个不懂是什么东西的东西可以让我放着手机玩自拍。祈祷好天气快来,怪爷爷再不带我出门我就要在这里练习搭顺风车去了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Evonne野花店

flower 4Evonne野花店正式开张了,有谁要下订单吗?;)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Alvechurch workaway – day 15 满满的感动

自从开始打工换宿后,身边出现了很多朋友。这些朋友有的是没见过面的网友,有的是朋友的朋友、弟弟的朋友、朋友的姐姐等等。原本没有交集或甚少联络两个人,突然因为我打工换宿这件事而和彼此说起话来了,有的甚至开始熟络起来了。

有的网友问我打工换宿的申请情况,有的问我伦敦的行程和住宿,而我也乐于分享我所知道的。朋友知道我在英国打工换宿,特地叫她在伦敦的姐姐尽量帮我的忙,而这位姐姐有空也找我聊天,看我有没有什么需要。在德国定居的朋友会替我留意便宜的车票,有什么优惠票都会让我知道,并准备在六月份招呼我到她家住,还安排我到她朋友位于荷兰的家住几天。

因为打工换宿的关系,我加了一位以前曾经一起在中六念书的旧同学,尽管她只念了一个月,我们过后就没再联络了,直到最近才在面子书重逢。还有一位没见过面,但是多年前曾经一起收听988DJ邓丽思《咖啡棉被不设防》的朋友,只通过几封电邮,后来也因为打工换宿的关系而成了“面子书友”。打工换宿之前,我私讯一个朋友的妹妹,询问她一些长期旅行的小贴士,比如如何收拾行李、如何提钱等等,她回答了我很多的疑问,也给了好一些建议。

很久没有联络的中学隔壁班同学知道我在英国打工换宿,给我介绍了一位在爱尔兰工作的朋友。这位朋友看了我写怪伯伯不让我煮水的贴文,就来找我聊天,还教我如何应付怪伯伯。看到贴文里提到我生病了,一位素未谋面,甚至忘了当初如何加了对方的网友特地给我留言,教我在寒冷的天气下要怎么应付咳嗽感冒,又给了我很多建议如何应付怪伯伯,仿佛我的问题就是她的问题。知道我在烦恼要怎么减轻行李的重量,她还特地联系了一位在伦敦的友人,说我可以把东西寄放在对方的家。

birmingham 52知道我每天都做菜,新加坡的友人对我说,如果料理包用完了记得跟她说,她会给我寄过来。还有一位在新加坡工作的朋友,因为我人在国外,他替我拨电话给新加坡的电讯公司和马航,替我询问一些详情。每天都看我的部落格的前同事传简讯跟我说,我是一个有才华的好女孩,希望我可以找到一个很好的洋人,因为我值得和Carey一样拥有自己的幸福。有的朋友留言跟我说,如果我出书的话记得通知他们,他们要支持我。

大学过后都没联络过的同学,突然留言跟我说很喜欢我每天的贴文,叫我加油。原来有的人即使没有按赞,也会默默地看我的文章。大学时期的教授,也在我的贴文里面留言了。我自问大学时期不是那种会让教授记得的好学生,因为我上课一条虫,放学一条龙,每次都是到了考试前夕才把notes生吞,然后在考试当下呕回出来,考试过后就全部忘光光。教授说凭着当年给她的印象,如今的我竟然在英国打工换宿,让她觉得很surprise。不知道当年我给她什么印象,可能是很斯文的女生,因为她没见过我的庐山真面目,哈哈。

birmingham 56弟弟有一位朋友在英国东海岸附近工作,他也是我童军的学弟。今天他刚刚坐了三个小时半的火车(单程)来到伯明翰见我。来之前,他问我有什么东西是我买不到的,他可以替我带来。我跟他说,要你花那么长的时间在火车的行程上(火车票当然也不便宜),真是不好意思。他说,为了见家乡的朋友,那是值得的。

吃饭他不让我付钱,连买咖啡也不让我买,他叫我把钱存着,用在交通费和其它方面,好好地继续我的旅程。一个已经十八年没见,几乎忘了长相的学弟,我甚至只知道他当年的花名batman(后来才通过我弟弟知道他的名字),竟然没有由来地对自己好,不管那是出自一个男士的风度,一种对家乡朋友的照顾,还是一个给予旅者的支持与鼓励,都让人感动不已。

他的姐姐前两天在面子书加了我,问我知不知道她是谁。我说,batman的姐姐。她问我她叫什么名字,并告诉我说她是我的小学同学。我看了她一两张照片,立刻准确地叫出她的名字。24年了!自从小五不同班后,我们几乎都没什么见面,也没有交集,而我竟然毫不犹豫地叫出了她的名字,仿佛昨天才刚刚小学毕业。她很高兴我答对了,我们聊天交换近况。24年没见的朋友,叫我有空到她家玩,包吃包住,还说可以请我做工呢!

不知道前世做了什么好事,今世竟然有那么多人对我好,好到一个自己也不能相信的程度。不懂我有没有说漏了,总之开始打工换宿之后,身边三不两时就出现了一些小天使,有的让我嘴角上扬,有的让我的心暖暖的,有的让我泪盈满眶。真的,今天在回程的火车里,我的眼眶泛红。原来上天安排我做这个选择,走这条路,就是要让我感受一份又一份的爱。

谢谢你们。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