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见,我的流浪记

sc1.jpg收到workaway网站的通知,告知我的会籍在本月20号即将结束。身为会员,我能够以比较优惠的价钱延续我的会籍,20号过后就必须以一般的价钱来重新申请会籍,一年32美金。

身边有的人会问我,你什么时候要去下一个旅程?我也想啊。只是,一走再走,仿佛我有很多钱可以花,很多时间可以挥霍。我也得考虑现实的种种因素。

回想起这一年五个月,仿佛做梦般似的,我从来都没想过我的双脚可以踏足那么多地方。

看到一些宿主在面子书上的近况,不禁让我怀念起当时的生活。湖区的叶子泛黄了,秋天来了。Cheryl的两个红发孩子们都上学去了,对于这间“有灵异事件”的酒店,我可以跟朋友当笑话说了。Sarah建在河边的水力发电厂似乎经营得很顺利,不懂那两只黑色的拉布拉多是否还会跳下去河里畅游呢?Maren的小羊,可能已经被宰来吃了。冰岛的马儿,应该在逐渐适应渐冷的天气。

如果我想再回去欧洲,也不必再依赖这个网站了。只是,不能排除有一天我会想要探讨新的地方。也许,我应该先定下来,工作一年。到时,如果再没有找到对象,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跟妈妈说,反正留在这里也嫁不出,我的姻缘不在这里啦!然后,我就可以往南美洲出发了,呵呵。

Advertisements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Peel Road烧鸡腿和炒粿条

吉隆坡其中一个我很想念的味道,就是Peel Road的烧鸡腿和炒粿条。

kl 72有些食物,你只和特定的朋友去吃。Peel Road是我从第一份工作就认识的老朋友带我来的,所以每次我想吃烧鸡腿和炒粿条,就是和他去吃。短短的一条街,摆着很多美食摊。每次来,我只吃这两样。哦对了,喝的一定是甘蔗柠檬。不过,后来柠檬涨价,老板只卖甘蔗水不放柠檬片了,从此以后就少了甜中带酸的美感。

自从去了新加坡工作以后,我就很少来这里吃了。在欧洲的时候,我偶尔也会想念这个味道。老朋友发短讯跟我说,烧鸡腿的老板问他,为什么我没有过来吃了?哦,我不过是原来芸芸顾客之一,也会被记得。老朋友也很寂寞,我不在的日子,他几乎都是一个人来。

kl 75今天,我们再次回到这里,顾客比以前更多了,街上所有的座位都坐满人,我们只好到第一家的店铺里面坐。坐里面,是不能把外面的水带进来的,所以这次没能喝甘蔗水。

kl 73一如往常,我们叫了两个烧鸡腿,两个烧鸡翼,还有一碟炒河粉面,加蛤加蛋。烧鸡腿不光是drumstick的部分,而是加上鸡二度。厚厚的肉,却能烧得如此均匀,不但熟透,而且还保留了水分和嫩度,一口咬下去,实在是痛快!

kl 74蛤蛋面铺在香蕉叶上面,锅气够,鸡蛋和面条都炒得很香,如果蛤能够大颗一点就更完美了。

有的人可能会觉得街边摊不够卫生,我是不管的,好吃最重要。当然,若是你能够和我一起我坐在街边,看着我手持鸡腿大口啃肉的样子,你一定跟我很熟,哈哈!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金星图书馆

Melaka 1今天早上由于朋友在上班,所以我一个人在鸡场街闲逛。走着走着,发现这里有一家图书馆。反正我得耗到中午时分,所以就走了进去。

这家坐落在老店里的图书馆非常精致。里面有一道老旧的楼梯,不过被堵住了,藏书都在楼下。

Melaka 4中厅和后厅都有一个天井,自然采光让周围变得明亮起来。那里种了好一些植物,为这栋书香味极浓的建筑物增添一丝绿意。

Melaka 2虽然只是小小的一栋建筑物,藏书却蛮丰富的,大马文学也可在这里找到。

Melaka 3我随手翻开了几米的《向左走向右走》,翻到最后一页,才发现原来男女主角到最后都不再相见。我以为,电影里的金城武跟梁咏琪可以再次相遇,是原著的结局,原来是导演或编剧的美化。这随手一翻,让我好生惆怅。

Melaka 5后来,我拿了一本三毛的《撒哈拉的故事》,坐下来阅读。三毛与荷西的故事,我已经看过了。再次重温《结婚记》这一章,鼻一酸,双眼的视线变得模糊。一眨眼,泪水就滴在书本上了。

不是每个流浪的人都可以像三毛一样,遇到一个爱她爱得愿意搬到荒芜的沙漠生活的荷西。

这段爱情故事虽短,但彼此深爱过,那就足够了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怀念狗狗陪伴的弹琴日子

几个星期前,我发了一封电邮给Catherine,就是那一位家里有一个玻璃屋,美丽到50岁的大学女教授。直到前天,她才回复,原来她不常查看那个电邮。

想起她,我就想起那一段住在湖边的日子。我的工作量不多,只是需要补一补墙壁隙缝上的白漆。我的主要工作,其实是陪伴狗狗。所以,早上我会带狗狗去散步,然后给自己煮午餐,吃饱后油漆,接着弹琴唱歌。我好喜欢好喜欢那只大狗狗Rowan,它非常乖巧。每次我弹琴时,它会在沙发上睡觉,或者是静静地陪在我身旁,不会狂吠以吸引我的注意。

有琴给我弹,有狗狗陪在身旁,有厨房给我做饭,那就很幸福了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祝你生日快乐!

有的朋友,你可以在她面前很不要脸。

kl 69.jpg我的手机不见,换了whatsapp号码,所以发了一个讯息给她。“Hello,lenglui here.”她给了我一个笑倒了再加一个没眼看的表情,然后说为什么我这朋友脸皮那么厚啊?我说,你的朋友诚实啦!

有的朋友,即使不在身边,你也知道她需要些什么。

kl 70她传讯息给我说,最近负能量很多,怎么办?我说;“你应该做一些让自己开心的事。看戏可以一个人去,不用迁就人家的时间和口味。可以做饭给自己吃,比如说今天我煮了咖喱鸡,很开心。煲汤给自己喝、买衣服给自己、换发型……那么多东西可以做。还有我觉得你可以抽时间去运动,就很健康了。”她回答我说:“你啊,人在那么遥远的地方,又那么久没见面,都还是看得出我欠缺的东西,叫我如何不爱你?”

有的朋友,会关心你的终生大事。

kl 71

她跟我说,她那位开餐厅的男朋友要介绍一位顾客给我认识。“有钱,单身,孝顺,没记错好像是医生,30后期,条件不错的。”我问,样子如何?合你眼缘吗?她说:“额,不会形容咧,不是帅哥那种啦,正端咯,但不至于没胃口那种啦!”我再问,嘴得落?她说,噢,这个嘛,应该可以吧,这个得看你自己的咧!我听完后大笑。

kl 68约了她今天来我家吃饭,昨晚我才发现原来今天是她的生日。我说,原来你生日啊,怎么没说?她说,生日又没放假的啦,说来干嘛?我说要给她买一片蛋糕,她一直说不用啦,吃个饭聚一聚就好啦!什么不用啦?不吹一吹蜡烛,我怕你忘记自己35岁了啦!

采玲,祝你生日快乐!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怀念跳舞时光

说实在,刚开始学跳舞的时候,我并没有特别喜欢,当时只是想让自己运动一下流流汗而已。那时候,我上了一两个月,还是跟不上舞步。后来,日子有功,我从普通班跳去精英班,有机会在舞台上表演那种。当时,我们加上老师一共有八个人,经常一起练舞,非常开心。后来,有的学生离开了,又有新的学生加入。那时候,没有所谓的精英班了,班上每个人都有机会上台表演。

表演时,我们会配合不同的歌曲来做不同的打扮,有时候会穿得很性感,比如靴子搭热裤。有时候,老师会用不同的道具,让舞步变得更丰富,比如说我们需要戴帽子,有的歌曲会用到雨伞、甚至是椅子。记得有第一次跳椅子舞时,老师要我们做一个很高难度的动作,我们的脚要穿过一张没有椅背的椅子,然后整个人连同椅子滑下来坐在地板上。那个动作,让我不小心扭伤了右臂,当时真的很痛很痛,我坐在地上说不出话来。去了看铁打医生,他替我搓揉和服药。当时,我不但不能反手穿内衣,连过toll时想要触卡,手臂也抬不起来。

在吉隆坡跳了几年舞,后来我到了新加坡工作。起初的时候,我每个周末都去探讨不同的地方。后来,对这个城市逐渐熟悉了,不再有游客的闲情了。于是,就想到要找一家适合的studio再次学跳舞。我找了两家,都不是我要的。到了第三家,终于找到我熟悉以及喜欢的舞蹈,非常开心,于是立刻签了一年。后来,虽然换了老师,但还是继续呆在同一个studio。那个时候应该是我运动的巅峰期。Dirty dancing、Hip Hop、Jazz、Zumba、K Pop X Fitness等等,几乎每一天都去studio报到。后来,还健身了一段时间。

在新加坡跳舞时,我也有受伤过。在做一个地板工作时,我的手掌没放好,结果拇指因为承受了我全身的重量而扭伤了,那一刻痛得我面容扭曲。又去看铁打医生,我问他,我的伤严重吗?他说,肿到这样还叫不严重?那一次受伤,我的伤处在七、八个月后还是隐隐作痛。我记得当时有回去家乡再看一次铁打医生,她跟我说你的筋络不好,不要再跳舞了,对你不好。她叫我去做瑜伽。我说,你怎么知道我筋络不好?她说她做铁打很多年了,一捏就知道,还问我的母亲是不是也是筋络不好,我说没有啊!

我没有听她的话,舞照跳马照跑。跳了那么久,也不见得有什么问题,不过膝盖的关节不好是真的,跳太多,软骨组织磨损太厉害了,所以有时候我的膝盖会隐隐作痛。

在欧洲,我非常怀念舞蹈。在英国Frome,我跟宿主去参加过一个很特别的舞蹈,大家随意摆动身躯,有时候甚至是爬过别人的身体,很迷幻很玄。在西班牙,我上了人生的首堂Flamenco,老师用西班牙语教课,双足要经常“踏踏踏”,非常有趣。后来,我去了比利时,在布鲁塞尔大广场穿上免费的粉红色t-shirt,和大众一起跳Zumba。

一年半,我只跳了三次舞,不懂下一次会是何时。等我settle down了,要找一家studio,继续当舞娘。

p/s:视频是七年前在沙登礼堂的舞蹈表演,看到哪一个是我吗?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幸福瑜人馆

在我25岁那年,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去运动一下,于是在沙登大学岭的一家studio报名了瑜伽和舞蹈班。当时,我对这两种运动一窍不通,舞蹈跟不上舞步,做瑜伽时身体的柔软度又很差。后来,慢慢地我爱上了舞蹈,不过瑜伽练来练去身体还是很硬,应该是资质问题,哈哈。

kl 52我的第一位瑜伽老师叫做Shammee,她是我遇过最有气质的瑜伽老师。后来,我在新加坡也有上过一阵子瑜伽,在别的地方也有零零散散地上过几节课。要数我最喜欢的瑜伽老师,还是Shammee老师。

kl 60.jpg其实,我算不上是很享受瑜伽,因为有些体式做起来很吃力,看似简单的动作其实不容易,往往一堂课过后我都会香汗淋漓。若要比较,我更享受舞蹈课的流汗过程。有人曾经问我喜欢瑜伽吗?我说,我最喜欢的就是瑜伽课的最后一个动作——savasana,躺在地上休息,广东话叫做“摊尸”,哈哈。我真的真的很喜欢那个moment。Shammee老师会把灯光调暗,播放一些轻柔的音乐,音乐里夹杂着舒服的海浪声,听着听着,精神就会渐渐地松弛,继而睡着。

kl 59.jpg记得有一次,我睡得很沉,所有的同学都已经起来了,就我一个人还躺在那里。Shammee老师走到我身边,轻拍我的手臂,想要让我从沉睡中唤醒。我被她的动作吓着了,身体颤动了一下,她连忙说不用紧张。做完瑜伽的时刻,真的很好睡啊!

kl 56.jpg她还有一个让我喜欢的地方,就是她教学的方式让人觉得瑜伽是一种身心灵的结合。有的老师不是不好,而是上课的流程和体式会比较“兇”,感觉不到禅味,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是很机械化地在流汗而已。Shammee上课时会眼观八方,她会说Evonne你的两只脚要稍微收窄一点,谁谁谁你的大腿内侧没有夹紧,并且会走过来纠正我们的姿势。她懂得每个学生的名字,身为学生当我们听到老师叫我们的名字时,会觉得自己被重视,这也是老师和学生之间的一种connection。有时候,她也会很幽默。她说,谁谁谁,你为什么越站越后?每完成一套你就退后一步,那你岂不是很快就会退到房间外?

kl 61.jpg

两年前,她在蒲种公主城开了自己的瑜伽馆,叫做幸福瑜人馆。大部分的瑜伽课程,都是艾杨格瑜伽(Iyengar Yoga)。我尚在欧洲时,她就叫我回来的话找她喝茶见面。我跟她约了今天见面,本来打算过来吃午餐聊聊天的,后来我问她,我可以过来上你的一堂课吗?她说,欢迎之至啊!于是,我就上了一堂艾杨格瑜伽。

 

kl 54这是我第一次上这种瑜伽,上课前,其实我根本没有任何概念,本以为跟普通的瑜伽差不多一样。后来,才知道原来艾杨格瑜伽是利用各种辅助工具,比如毛毯、瑜伽砖、瑜伽带、绳索、椅子、瑜伽枕等等来辅助学生 练习不同的体式。

kl 55

比如说,做骆驼式时,有的学生的手可能碰不到脚跟,可以在小腿上放一个瑜伽枕,然后把手按在枕头上。

kl 53Downward Facing Dog是一个很基础的瑜伽动作,可是我双腿的筋很紧,所以每次都做不好,我的双脚也很难完全踏在地板上。Shammee老师让我的双腿套在绳索里面,弯下身后,双手压在瑜伽砖上,最后在我的脚板下垫了一块木板,做起来果然好很多了。以前,我把这个体式做得很难看,今天借助了一些辅助工具后,身体呈现很漂亮的倒V形,好开心啊!

kl 55a幸福瑜人馆除了是一家瑜伽中心,同时也是一个小cafe。以前,这里有卖食物,不过Shammee老师的拍档离开后,cafe就没有经营下去了,因为没有人手。做饭,我行哦!做健康养生料理也难不倒我,毕竟我在西西里纯素食的宿主家呆了一个月。不过,魔鬼餐我更在行,那些高卡路里又好吃的食物都是我的拿手好菜,哈哈。如果我们有机会合作,我会推出天使和魔鬼餐,然后问做完瑜伽的学生,今天你要天使餐还是魔鬼餐?哈哈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