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vechurch workaway – day 2 打工换宿遇怪咖

没有什么事情是一帆风顺的。第三次打工换宿,我终于遇到怪咖了

ian 1我的病还没完全好,今天早上用热水壶煮了一壶的热水,因为不想在还未痊愈的时候还直接喝自来水。当Ian看到热水壶里全是水的时候,问我干嘛要煮那么多,我说我要喝煮过的水。

他说:“为什么要喝煮过的水?我本来以为以前那个Chinese是那么莫名其妙,原来你也是,你们这些Chinese就是有那么多无谓的习惯。水就是水,没有说煮过的比较好。英国是一个对水质管制很严的国家,所有的自来水都是可以喝的,我喝了那么多年都没事。”
平时的我可是强壮得老虎都可以打死几只的,只是到了英国之后因为还未适应这里的气候所以一直不断地生病。我对他说,我只是在生病的时候需要喝煮过的水而已。
“什么?那简直是rubbish!我是一个工程师,我的思想逻辑都是以科学作为根据的,你的所作所为对我来说根本没必要。你到我们国家来,就是要依据这里的习俗,而不是把你那里的习俗带来。这里是我的家,你就需要依据我的方式去做。”
Rubbish?我很生气!英国人的rubbish,就是我们的bull shit。我只是煮水喝而已,又不是喝符水,他干嘛那么大反应?说到好像Chinese就是很土很无稽那样。我跟他说,是我的一个朋友知道我生病,特地私讯我叫我尽量先别直接生饮自来水的。他说,跟你的朋友说她简直crazy!
这样蛮横无理的人都有!我觉得很生气,很委屈。如果我的身体无恙的话,我是不介意喝自来水的,反正我在伦敦的餐厅用餐也是喝自来水的。不过,当我体弱的时候,我觉得我有必要要好好地照顾自己,让自己的病尽快好起来。不过我知道这种人和他吵也是没用用,他就是觉得自己是对的,别人都是错的,他是不会听别人讲的。为了息事宁人,我就算了。不过,他也找了玻璃量杯和一个jug来装我的开水。
下午的时候,他说要喝一杯茶,我也想喝一杯蜂蜜柠檬,于是我又去煮水。这一次,他再次说我了。他说,我都说了,你干嘛要煮那么多水?我们只是需要很少的水。我说,我可能需要喝两杯柠檬水。他说,你煮的水超过七杯你知道吗?我不想要无谓的浪费。我说,这怎么会浪费?反正我咳嗽,喉咙很痒,一直需要喝暖水。就算水凉了,我也是可以喝的啊!
“我就是不能接受你们这种思想。你以为煮过的水就能杀死细菌吗?自来水里面根本没有细菌,所以不论你煮或不煮都是一样的。”
我尝试跟他说东方人和西方人的体质不一样,不可以一概而论。没有煮过的水很寒,然后我又尝试跟他说中国人所谓的阴阳(因为我看过一篇有关阴阳水的报道)。他又再说了一次rubbish!这一次他甚至说,你们这些人的思想对我来说是400百年前的思想,根本没有根据!
他妈的,他不但在侮辱我,侮辱全中国人,还在侮辱他自己!他一直强调自己是工程师,可是我不见得这是跟他的职业有关,而是跟他的个人修养有关。一个就算是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也懂得如何尊重人,何况他是一直挂在嘴边的“工程师”?他一直Chinese Chinese的,我说我不是中国人。他说你这个Malaya Chinese,我说我的国家是Malaysia!他说,反正你就是受中国的影响。对我来说,他才是400年前的野人,很没有礼貌,一点也不懂得尊重人。他的思想还停留Malaya年代?我想,他虽然去过马来西亚几次,可是他对马来西亚一点都不了解。然后,他以自己所以为的去揣测世人,以为西方人就是很先进,我们这些Chinese就是还没有开化的人。
他说,你也是很well travelled的不是吗?难道你不知道欧洲的自来水都可以喝的吗?如果你去背包旅行或者住酒店的话还说得过去,可是这里是住家,自来水是非常安全的。而且,你很有活力的啊,难道喝一些自来水就会生病吗?
他又说,你知道什么是engineer吗?我说我有念过物理。他又说,你知道什么是electricity吗?你的国家的electricity是免费的吗?你知道煮一整壶的水需要用到很多能源的吗?你知道这是一种浪费吗?你知道电费要多少吗?我觉得令他感到反感的可能不是用电量,而是我需要喝煮过的水的习惯,他觉得这是蛮荒时代的人才做的事。如果他真的计较那一角几豪的话,也不应该那么说话。
他说,我可以明白你需要喝暖水,可是暖水不需要把整壶的水都煮滚啊!反正煮滚的水太烫你也喝不了(我就是要放凉了才喝的!),以后你要喝多少就煮多少,而且不需要煮滚,煮温就好了。
哦,难道我每次要喝温水就要去煮一杯水,然后又不要煮滚吗?我一天需要喝八杯水或更多,我就需要这么做八次或以上?这样就不会耗更多的电源?
虽然我很生气,可是我毕竟是住在他家,怎么都要让他三分。我假装说,哦,我不知道热水壶原来可以在还没把水煮滚的时候就让它停止的。他说,你不知道不会问吗?然后他就示范给我看。我就说,以后我懂了。表面上我是让他,可是不代表我认同他的所作所为。他所说的话,让他输掉了别人对他的尊重。
duck liver 1再生气也好,这里吃的是蛮好的。午餐的时候,我们以duck liver pâté来涂面包。我本来不知道什么是pâté,去到超市看,才知道就是这种用来涂面包的肝酱。
duck liver 2他叫我选,我看到鸭肝当然就选那个了,反正我吃过,也喜欢。
晚餐他煮了一大锅印度咖喱,我们用来伴naan。印度咖喱啊,我是最最最喜欢了!反正什么咖喱我都爱,这让我想起了小印度的咖喱呢!晚餐跟聊天聊天的时候,突然觉得他只是一个孤独的老人家而已,离婚,孩子在外工作,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生活。说老人家,其实也没有很老啦。他不肯透露年龄,不过他的孩子二十多岁,我猜他大概五十多岁,应该比我爸爸年轻,不过外表却比我爸爸老多了。吃着咖喱的时候,我就暂且原谅他吧。
curry 1吃完后,他把剩余的咖喱装盒。本来他打算要装五盒,结果剩下的没有五盒那么多,于是他又把第五盒的咖喱平均地装入另外的四个盒子里。不过,还是装不满。他喃喃自语地在说,怎么办?不满呢!一定要装满,一盒才够两个人吃的啊!我心想,那不就到时少吃一点咯,或者用一些其他食物代替咯。谁知道,他竟然用电子称去称每个盒子的重量,然后在那里犹豫不决。最后,他还是把第四盒又平均地装入其它的三个盒子里,而且还用烘焙的spatula把所有的咖喱都刮得干干净净,滴在台面上的他就用手指沾了然后添干净。我在想,他这个人一定是强迫症啊!难怪他会这么对我。
他说,现在只有三盒了,平时可以收五盒的。我笑着对他说,是因为我吃太多了。他也说,是咯,你吃太多了。我说,客人吃太多是对你的厨艺的一种称赞啊!他说,他把这些食物收藏在冰柜里,要是儿子回来了就有食物可以吃了。下午,他也是煮了一大锅bolognese的料,说是要隔天才会入味的,而多余的也是要收起来,万一女儿临时拨电话来说老爸,你那里有东西吃吗?他也可以有食物招待他。
哎呀,看来他也只是一个很想儿女回家看看他的寂寞老人而已。好啦,就原谅他啦!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2 Responses to Alvechurch workaway – day 2 打工换宿遇怪咖

  1. Chris says:

    las time i go see sg room for rent, the landlord also stare at us, “why need to boil water? i’ve been drinking tap water since young. you dont believe, i drink in front of you.” zzz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