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weden workaway day 23 – 钢琴别恋

我和钢琴也蛮有缘。打工换宿了九个月,其中五个宿主的家都有钢琴。有的是我事先知道的,有的是我到了过后才懂。每个地方,我分别弹了不同的歌曲。因此,每当弹起那些歌,在该地方打工换宿的回忆就会浮现在脑海里。
我在英国小镇Frome住进了一个音乐家的家。我的宿主James会以制作音乐为生,他的家有很多乐器,包括钢琴。他的朋友们大部分都会玩乐器和唱歌,我曾经在森林里欣赏他们的“Concert in the Bush”。这是我遇到第一个有钢琴的宿主,也是我在旅途中第一次重新练琴。每当弹起Yiruma的《Kiss the Rain》和Beyond的《光辉岁月》,我就会想起那段日子。
在法国古堡,我得悉了很久以前988DJ邓丽思的《咖啡棉被不设防》里头的其中一首背景音乐,是David Lanz的《Leaves on the Seine》。很久没听的一首歌,在那段日子,我学会了。这里的钢琴是Yamaha品牌,和我家的一样,是我最喜欢的钢琴品牌,音质特好。虽然没有很多时间弹琴,但我喜欢琴声穿过古堡每个角落再传回我耳中的感觉。
苏格兰酒店的钢琴比较老,音准降了半个还是一个key。那个时期我追看《中国新歌声》,爱上了郑伽文唱的《Goodbye My Lover》,于是我学弹。后来我觉得,边弹边唱好像比光弹更不容易出错。多久没有用钢琴自弹自唱了?我也忘了。应该说,我从未用钢琴自弹自唱过,我用的都是键盘,因为键盘可以调key,最适合懒人如我。
来到威尔士,根本没有预料到这里有个音乐室,里面有一架三角钢琴,可是其中一个很常用到的C键弹了下去会被卡住,每次都要把它弄上来。宿主出门的一个星期里,我就躲在琴房里面弹琴唱歌,其中两只狗狗最喜欢挨在我的脚边,我赶它们出去的话,其中一只还会吠,骚扰我录音,哈哈。因为那里只有钢琴,我要弹唱的话就得学会不同的key,我终于不再一key走天涯了。我唱了一些自己想唱的歌,唱了一些朋友点唱的歌,那段日子是我和音乐最靠近的日子。
我事先也不知道瑞典这里有钢琴。国健到了后,我随口问他,那里有没有钢琴啊?他说餐厅里面有一架。我在这里和我的hobby twins即兴合奏,在圣诞节时弹圣诞歌……
其实我应该珍惜打工换宿这段日子,因为难得有弹琴的闲情。回国以后,可能我又会太忙或者太懒而冷落我家的钢琴了。
Advertisements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