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weden workaway day 7 – 雪地里用拐杖

雪下了两个晚上,今早起来,积雪变得更厚了。我还未刷牙洗脸,就拿着两袋衣物,准备放进洗衣机后再回房多睡一会儿。我们住的地方和餐厅不是在同一个建筑物,需要走一段路。正当我朝向餐厅走去时,不懂怎么脚一滑,就跌坐在地上了。当时,我痛得坐在地上呻吟。扭伤是很痛很痛的,况且我在不到一个月内扭伤第二次,我坐在雪地上不知所措,白茫茫的范围里都看不见有人,只看见我那掉在地上的衣物都沾上了雪花。
sweden-66当时我的脑袋一片空白,只感觉到阵阵的痛意从脚伤初传来。突然,门口出现了一个戴着眼镜的人,乍看之下我以为是Roswitha,我呼叫她的名字,并向她招手,可是她没反应。我心想,应该是早上来conference的客人。我开口喊help me!他走了过来,原来是一个男人。其实,他来到我的身边时我还是觉得很痛。他问我有没有事,我只能发出呻吟。他扶着我站了起来,替我拿起地上的两袋衣物,接着又有一个女人走了过来,他们一起扶我走到厨房去。
sweden-67了厨房,我看到正在工作的Roswitha,我连忙喊说Roswitha,I sprained my ankle again!她赶快走过来,扶着我这可怜的孩子,叫另一个workawayer去会议室拿一张比较稳的椅子给我,湿了毛巾敷在我的脚踝,并拿了保温冰盒靠着我的足部,然后给我吃止痛药。她问我要不要喝咖啡,其实我哪有心情喝咖啡?她说咖啡可以放松心情,舒缓情绪。然后,她拿了我常喝的cappucino给我,并贴心地在旁边放了几粒糖,让我自己下。
sweden-65
她看着我说,你还好吗?你一定很疼。我点点头,然后眼眶红了,眼泪要掉了。我每次都这样,最痛的时候都不掉眼泪,有人关心我的时候就会止不住泪水。她之前的脚也受伤过,所以她有拐杖,厨房有一张有轮子的椅子,可以滑来滑去方便她工作。她忙完后,找了一对拐杖给我,,又给我药膏搽。
敷了一段时间,毛巾和保温冰盒都不冷了。我本来还想要做冰块,望着窗外,才想到做什么冰块啊?外面不就很多雪吗?于是,我把厨房用的抛弃型手套递给那个workawayer,叫他到外面去帮我把雪装进手套里,就是一个自然冰袋了。这是我自己发明的“雪敷”,哈哈。两个小时后我要开始准备甜品,Roswitha叫我不要勉强,我说我只是站着做甜品而已,需要走动的工作会叫国健帮忙,她就吩咐国健看着我,如果我觉得痛就要我坐下。
其实扭伤就是最初那几分钟痛而已,然后用一两个小时镇定情绪,过后我又有说有笑了。国健问我有没有想要回国,他担心我不懂怎么支撑到四月。其实当我在湖区第一次扭伤的时候,我第一时间想到我要怎么去瑞典啊?结果,一个星期过后,我也是搭火车去了朋友家,两个星期过后我不就在瑞典了吗?现在继上次扭伤已经三个星期,我都试过骑单车在冰湖上跳舞了,三个星期后我飞意大利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。他说我比他硬颈,换作他是我的话,他会回家。我说我不是比他硬颈,而是比他硬净,哈哈。别说我买了机票飞罗马,西西里和巴塞罗那,就算我还未买我也没有打算回去。我好不容易才放下一切开始了这趟欧游之旅,还未到我预算的归期,就算死人塔楼我也不回。
sweden-68用雪敷脚,在雪地上用拐杖,散步时满鞋都是积雪是自然的冷敷,我觉得这经验还蛮有趣的。还有(不要骂我),晚上我还跟他们去散步,拿着拐杖走在厚厚的雪地上,周围因为白雪而变得比平时明亮,树上垃圾桶上石头上冰湖上栏杆上全都是很厚很厚的积雪,他们拿了雪球你丢我我丢你,我拿着拐杖在雪地上狂打雪,真的好好玩啊!
Advertisements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