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ke District workaway day 27 – 湖区再见

我终于离开湖区了。离开前,我给Carey、David、Katalina以及太和每人写了一张圣诞卡片,感谢这些日子以来的照顾与陪伴。另外,我也在Dana的脸上亲了四下。
lake-dstrict-319
David开车送我去火车站,途中他和Carey下车买东西。回来后,Carey递给我一个袋子,里面装了一个丹麦卷、一个牛角包,还有一盒Ferrero Rocher巧克力,叫我在火车上吃。抵达火车站,取了票后,Carey跟我说,David买了一个Romney’s Kendal Mint Cake,偷偷地放进了我的行李箱里面,David笑她是大嘴巴,藏不住秘密。怪不得刚才在途中,David突然说第一批攀爬珠穆朗玛峰的登山者,带了mint cake上去吃,现在它成了登山者的随身补给品。它的包装看起来就是一片巧克力,不懂味道如何。
在火车里,我昏昏沉沉地睡了两个小时。第三个小时,火车抵达伦敦Euston,我必须在这里转达地铁到Liverpool Street,再搭另一趟火车到Sounthend East。我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从Euston去到Liverpool Street,以为时间很充裕,我到了money changer想换瑞典克朗,谁知道竟然没有。去到地铁站,上网明明查了从Euston可以搭几个站去到Moorgate,再转一个站就可以到Liverpool Street了,不过在竟然找不到去Moorgate的月台,问了一个人,他跟我说必须搭两个站去Camden Market,在那里才能搭到Moorgate。我照着他的指示搭,后来却发现其实Euston是可以直接到Moorgate的,白白浪费了时间。
我的脚不能走太快,行李又重,伦敦的地铁站又很多阶梯,又赶时间,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还好遇到很多绅士,甚至是女士,都主动问我是否需要帮忙。途中我一直祷告,希望不会错过火车,到了Liverpool Street时更是急着问职员该去哪个月台,然后推着行李跑,终于在火车开前的几分钟上车了。为了确定没上错火车,我问了邻座的一对头发斑白的夫妇,这趟火车是否会到Southend East,他们跟我说是的。
坐下来后,我们聊开了,原来他们来自美国亚利桑那州,在英国已经逗留了几个月。他们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,我就说起我打工换宿的事,不知不觉就聊了超过半小时,直到他们下车为止。过后,车厢剩下我和一对年轻情侣,若无旁人地在接吻,还发出声音。当他们准备下站时,那男的突然跟我说,you are a brave woman,原来他听到了刚才我们的对话。他又跟我说,Southend很危险,叫我要小心。哈?我都没听说过这地方很危险。我告诉他我朋友会过来接我,他说那就好了。
southend-1
当我下了火车时,朋友已经在那里等着。其实他是我弟的朋友,我们都叫他batman。他的姐姐月媚是我小学同学,我们已经20多年没见了,是她邀我过来她家作客。我到了她的外卖店,看到她和一众员工都在厨房里忙。她给我舀了很大很大的一碗饭,一碗热汤,还有两个菜,吃得很饱。吃完饭,我在一旁看书,等他们放工。她三岁的儿子本来很害羞,不敢和我说话。后来,他突然跟我说他在找手机,我就趁机跟他说话,后来还一起看卡通片,一起玩钓鱼玩具,请他吃巧克力,回到家后他还跟我秀他的玩具,然后还一起拍照。
这个星期,我要好好地休息,准备往瑞典出发。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