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vechurch workaway – day 26 结局篇

last day 1今天是在怪爷爷家的最后一天了,明早就要飞哥本哈根。趁着大好天气,我到温室和照顾了近乎一个月的番茄树合照,又到屋后的草地和小黄花合照。我发现了一个很棒的脚架,就是装野草的桶加耙子,哈哈。把桶倒反,手机放上去,耙子把手机hold得非常稳,取的角度也很好。哎呀,发现得太迟了啦!

last day 5last day 6当我在草地上玩得不亦乐乎时,突然很想找怪伯伯来拍一张合照。他正在工作室里面工作,要是我特地叫他出来拍照,不懂他有什么反应呢?于是,我在工作室外面徘徊,还在那里设下手机镜头,心想如果不用他走花时间多走几步路,应该还好吧?

last day 10不久后,他出现了,问我在那里干嘛。我说,我们一起拍照留念好吗?他说,我们两个怎么拍?我说,set timer就可以了。于是就把他带到草地上,叫他站在一个点,等我把手机设好。他问我,要不要戴眼镜?我说,随便你啦!他把眼睛摘下,可能觉得自己没有戴眼镜比较帅,哈哈。调了十秒,我跑过去他身边跟他说,这一张我们高举双手。他听了笑了一笑,然后很合作地和我摆同一个普士。
last day 8我说,我们再拍一张,这一张要摆James Bond的普士,你靠在我的背后。其实,我的意思是你的背靠在我的背上,我们背对背。他会错意了,把手搭在我的背上,想要纠正他已经来不及了,所以第二张的效果很像盲公陈,哈哈哈哈哈哈。
last day 9中午要做菜的时候,水供有问题,没有自来水,只有tangki的热水。我正在烦恼怎么洗菜做菜,怪爷爷走过来说,我需要喝你的水,我说你喝吧,他就从我存水的jug倒水来喝。我知道他喜欢吃淋酱的炸食,于是中午给他煮了柠檬香橙鸡,看他的样子应该吃得很满足。
food 53后来跟朋友聊起怪爷爷喝我的水,她说有人应该很心凉吧!是哦,我怎么没有想到我可以选择心凉?哎呀,早知道我先让他大口大口地喝完以后,再握着他的手大大声地跟他说,欢迎你加入400年前蛮荒人的行列!

吃饭后收拾行李,把一些没有用到的冬装和靴子留在Samantha那里,等我回来英国的时候让她再寄给我。骑了最后一趟单车,就准备和Ian最后一次去酒吧了。由于要给Samantha邮费,我问他有没有十英镑的散钱,他说没有。我再问他酒吧那里可不可以给我换散钱,他说你买酒就可以了,你可以买酒给我喝啊,应该也是时候轮到你请我了。我问他买酒要多少钱,他说他的啤酒三英镑,我的cider一块七十五分。

其实,在一个小时前我才和朋友讨论,如果我的东西大概三公斤多,寄两个小包裹比较便宜还是寄一个中等的包裹比较便宜。计算了以后,绝对是寄两个小包裹比较便宜,所以我才找两个小的盒子,并把尺寸和重量量好,以确保它没有超出小包裹所允许的尺寸和重量。长期旅者就是这样的,由于没有收入,因此每一分一毫都要计算好。不过,我宁愿对自己吝啬,也不可以对别人不大方。于是我对他说,好的,我请你喝酒。
虽然他叫我请他喝酒不算过分,不过却令我想起之前的两个宿主,他们会非常体贴,也明白workawayer省钱的需要。David和Carey从来不让我花钱。David甚至对我说,如果打电话的话就用家里的电话,别用你的手机。临走前,他们带我去城里吃了一顿比萨。James也是对我很好。我和Marie去参加舞蹈班,他会叫她替我付钱。我离开之前,他叫她给我做一顿烤鸡,让我尝试一下英国的Sunday Roast。怪爷爷不但没有请我吃东西,还叫我请他喝酒,真是一个非常难忘的farewell啊!其实我在乎的不是人家请我吃饭,而是那一份心意。他们知道你要走了,会想要和你一起吃一顿比较特别的,感谢你这些日子以来的付出,跟你farewell一番。当然,我也明白已退休的怪爷爷和我一样没有收入,我们都要看着预算来花钱。不过,我觉得心意不是用钱来衡量的,反过来给你煮一顿饭也是一个心意。
last day 13是我提议今天叫Ann过来吃晚餐的。临走前,我希望可以多一个人陪我吃饭,我也可以多煮一道菜。我做了叉烧,而今天的叉烧特别好吃,不懂是不是下了蜜糖的缘故。切叉烧时,我叉了一块放进Samantha的嘴里,她说amazing!Ann也非常喜欢这道叉烧,我想应该没有什么人会不喜欢吧。
food 54可是,我有一道sambal炒萝卜丝四季豆失败了。那包sambal酱是伯明翰买的,包装上还写着马来西亚传统风味,我期待炒出来的味道是很好吃的,可是当我打开了包装,尝了一小口之后,发现味道不是我想象中那样。这个的味道很辣,浓浓的辣椒味,带一点酸,没有巴拉煎的味道。其实,我应该当机立断不要下sambal的,因为放得少又不汤不水没有什么味道,放得多又会很辣。可是包装都打开了,不用又很浪费,结果我放了一汤匙半,怪爷爷一放进口就喊辣了,Ann看到那样也不敢试。这个“马来西亚传统风味”真是老鼠屎,害我在最后一天失手!幸好煮nasi lemak那天没有用它,我自制的sambal比它好吃一百倍。
今天最大的惊喜就是怪伯伯的儿子Adam回家了。他的胸膛很壮硕,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常运动的人。他一看见我就紧紧地握住我的手,跟我打招呼。他的皮肤红红的,样子看起来好像和怪爷爷不太像,可是说话时有一个表情跟他很像。怪爷爷说以前常带他去滑雪,我说哇,你真有钱!Adam才23岁,滑雪经验却非常丰富,在大学时担任滑雪协会的主席,毕业后到加拿大接受训练做滑雪教练,不过却发生一个严重的意外,让他臀部连接左腿的部分脱节了,骨头也裂了,需要直升机当场把他送去医院。手术后,坐了两个月轮椅,大概花了一年的时间才完全康复。不过,他还是照样去滑雪,去健身,只是跑得太久的话旧患会作痛。
Adam是一个非常健谈的人,很sporting,说话的表情也很丰富,跟他一起一定不会闷。可惜,他比我小一个圈,哈哈。再说,我也接受不到怪爷爷做我的家公,我这个400年前的人和他这个“现代人”注定沟通不来,才跟他住一个月就产生那么多火花,跟他长住的话我肯定会爆血管。
终于,打工换宿之怪爷爷篇来到了大结局,谢谢大家的收看。结局篇没有什么高潮起伏,不过他真的用了一个很特别的方式让我记得他。我相信,追看我的post的朋友们会比我更想念怪爷爷,因为从此以后可能就找不到如此“精彩”的人做我的写作题材了。怎样都好,旅程还是要继续。其实,我真的希望不要再遇到另一个怪叔叔或怪婶婶了。如此艰难的EQ training course,一次就够了。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