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vechurch workaway – day 17 开始适应了

和在新加坡的时候一样,虽然来到了英国,我依然是夜猫子一个。仿佛只有深夜里,才能够好好地整理自己的思绪,静静地回想白天发生的事,把一个个的画面转化为文字。
night已经是五月底了,不知不觉在英国已经两个月,已经渐渐地习惯了这里的气候。在湖区时冷得每天晚上都得把热水袋放进被窝里才能睡觉,到了Frome的时候也有几个晚上是冷得受不了的。后来天气渐暖,来到Alvechurch,白天如果有太阳的话,我在外面除草也不穿外套了,我在杭州夜市买的那件人民币30块的Zara Basic黑色外套也没穿过。饭后散步时还是很冷的,我的鼻子和手指都冻僵了,不过还是一次又一次地没戴手套。朋友问我,你那里多少度了?我说,天气开始热了,现在大概15度左右。他说,15度也叫热?哈哈,比起湖区那10度以下的天气,算是热了。
那天和学弟在伯明翰图书馆楼上的阳台晒太阳,阳光很猛,我干脆把外套脱了,剩下吊带裙。我说,这阳光照在皮肤上,很烫啊!当风吹来时,我觉得真棒。穿着外套的他却不喜欢风,他觉得那太阳挺好的,很舒服,再热一点更好。他说,看来我很适合在这里居住。呵呵,是吗?我只是典型的热带国家人,每当吹到冷气时就会觉得,哇,真爽啊!红毛人正好相反,每当晒到太阳时就觉得真舒服。
之前在湖区,手指脱皮的情况超严重的,双手粗到有男生要牵我的手我也觉得尴尬。如今几乎全好了,不懂是习惯了,还是在Frome买的那支vaseline有效。感冒好了,咳嗽好了,只是声音好像还没全好,不过唱周星驰的歌还是没问题的。
还有一点我很佩服自己的是,在这个缺乏亚洲食材的地方,我都可以变出家乡菜来慰劳自己的胃。今天,我把椰浆饭变了出来,尽管没有黄瓜、花生和江鱼仔。本来就打算煮椰浆饭吃两餐的,早上Ian出去买牛奶时顺便买了面包回来,然后跟我说今天下午可以吃新鲜面包配鸭肝酱。之前我已经告诉过他,椰浆饭必须煮两餐,不然的话米饭太少,班兰叶无法盖过米饭,尽管我再解释了一次他还是说吃面包,就由他吧,继续除我的草。过后,他又走过来说,他改变主意了,决定把鸭肝酱留到以后他一个人的时候吃,因为省时方便。好吧,你得吃两餐马来饭了,可别后悔哦。
food 27其实我有一包从伯明翰买回来的sambal paste,本来打算用那个,后来又手痒,跑去把学弟带给我的小辣椒干浸水,准备自制sambal。是小辣椒干,不是辣椒干哦,辣起来可不是开玩笑的。没办法,这里没有新鲜辣椒,只有几条从放久了的新鲜辣椒而变成的“辣椒干”,所以我被逼用小辣椒干。把洋葱、蒜头和巴拉煎准备好,本来以为自己要用臼来把材料捣碎的,幸好这里有搅拌器,省了很多功夫。首先把学弟带给我的银鱼仔炸香,然后把sambal放进锅里炒香调味再拿起,下油把洋葱炒软后才倒入sambal再炒一会儿。试一下味道,和我妈做的很相似,只是更辣,不懂Ian吃不吃得下。
food 28我妈常教我不要浪费东西,煮饭要懂得善用“精华水”。于是,我把尚粘着一些sambal的搅拌器加入一些水,然后倒进锅里煮滚,用来炒羊角豆。这羊角豆,就用来代替黄瓜吧,反正都是青色。银鱼仔代替江鱼仔,烤鸡代替咖喱鸡或sambal鸡,这就是英国版的nasi lemak了。虽然看起来比较像马来杂饭,不过已经是我所能做到最好的了。都不用说,Ian嗅到整个厨房的巴拉煎味,就知道我又用了臭臭的shrimp paste来做菜。他吃了一口羊角豆,说很辣,我说sambal更辣。可是,他吃了sambal后却觉得羊角豆比较辣。怎么可能?用sambal精华水煮而已哦。他说米饭吃不出姜味,我说姜不是主要材料,主要材料是椰浆,不过我担心他不喜欢太浓的椰浆味所以不敢放太多。我问他可不可以接受这sambal的辣度,他说不是辣不辣的问题,而是他觉得辣得没有好吃的感觉。他觉得辣椒基本上是一个没有味道的东西,只有辣味而已,都不明白我们亚洲人怎么那么喜欢吃辣椒。哦,原来是他个人不喜欢吃辣椒,跟我的sambal好吃或不好吃无关。饭后他有跟我说thank you,不过我觉得这是礼貌,不见得他真的喜欢吃椰浆饭。
food 29晚上由于不用再炒sambal和炸银鱼仔,铁板有足够的热气让我做菜,于是我就把鸡肉炸了,再炒了羊角豆和四季豆。没有精华水了,所以这是不辣的,Ian不用担心,哈哈。我再煎了一个鸡蛋铺在饭上,晚餐的卖相有比较像椰浆饭了。我把中午那锅饭加了一点水放在铁板上热了一会儿后,就放进烘炉里保温,吃的时候才拿出来。一打开锅盖,一阵椰浆的香味扑鼻而来,连Ian也觉得晚餐的饭比较可以吃到椰浆味,问我加了什么。其实什么也没加,加热而已。我拿了sambal后,他问我剩余的他可不可以全拿?我看着他说,你不怕辣?你想吃就拿吧。谁知道他吃了一口就说,怎么晚餐的比午餐的更辣?哈哈,我也是没加什么,加热而已。后来,他吃不下全部,我叫他给我,不要浪费。晚餐后,他还是有跟我道谢。
其实,对于一个英国老人家来说,他的接受度算是很广了。我每次给他煮“马来”食物,有一些他可能会说几句,可是全都会吃下去,除了ABC汤以外。看来,我被他训练成一个巧妇的当儿,他也被我训练到几乎可以在马来西亚长住了。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