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vechurch workaway – day 5 中西大不同

昨天把kaya煮好放冰箱后,今早就迫不及待地要享用我的南洋早餐了。哇,真好吃啊!本来也说不出为什么觉得自己做的kaya特别好吃,还以为是卖花赞花香,或者因思故乡之故所以才产生特别的感情,后来我空口吃了几口,终于发现其中的奥妙了。
kaya butter toast我采用的是Ian家的椰块,是犹如肥皂般硬硬的一块,需要用热水去溶化。煮的时候,发现kaya里面有一丝丝白色的东西,本来以为是蛋白,心想惨了,是不是我把蛋白清除得不够干净?那个食谱说不能有一点蛋白的,可是后来搅拌久一点后就没有了。现在我才发现,那白色的一丝丝不是蛋白,是椰丝!我之所以会觉得自己做的kaya好吃,是因为偶尔会吃到一点点的椰丝,非常香!有了自制kaya,今天我吃了三片土司呢!
吃饱了,浇完水过后,我要准备煲ABC汤。取了一个大锅,装了三分之一的水,放在那个24小时开着的炉上面热。这时候,Ian走进来了,发现我又煮那么多水,问我为什么。我说那是汤,这些水是刚刚好给我们吃两餐的,我用大锅是为了避免煮汤的时候水溅出来。他说,煮汤要那么多水吗?这里有超过十碗了,is a meal for army!我说煮汤需要两个小时,水分会蒸发啊!而且水需要盖过所有材料啊!他说那你为什么我先把材料放进去,然后才倒水?那么就不会避免煮那么多水了。我说我煮了很多年了,不会错的。他又说,他也是煮了很多年。我说可是这是中餐啊!请你相信我一次。他没办法,只好由得我。
中西文化真的很不一样。老外的汤非常浓稠,喝不到一碗就饱了。华人的汤水却是滋补的,多喝有益。我不算是一个很爱喝汤的人,只有我爱喝的汤可以喝很多,可是我的家人喝汤却是可以喝很大的一碗,甚至一碗不够。就算今天喝不完,明天再喝会更入味呢!我煮的可能比两人的分量稍多,可是要是谁想要多喝一碗还可以喝啊,甚至可以和屋友分享啊!不管了。我把材料放进去后,就到外面除草。
grass有时候会为了这些小事而感到很显,我做什么他都会质疑,我很想让他知道我不是一个随便浪费资源或者食物的人,可是这需要时间。除草时,看到那些在非常窄的石缝里长出来的小草,觉得他们的生命力真顽强啊!我不过是遇到一个比较麻烦的老人家而已,这么容易就气馁,岂不是比小草更没用了?
food 3进去屋里时,连楼上都可以嗅到汤的味道。熬了超过两个小时,一定非常入味。除了汤以外,午餐我还煮了南乳炸肉和葱油豆腐。他看到我煮的这一餐就说,这个是正餐?我以为我们只是吃snack呢!这可以当晚餐了,而且晚餐也不需要那么多呢!你们那里都那么吃的?我说是啊,我们两餐都吃饭的。他说,你们都有那么多时间去煮?有那么多钱去吃?我心想,这样吃要很多钱咩?我告诉他说,在外工作的人都吃杂菜饭,就是好像昨天的Chinese buffet那样,一般都会拿白饭还有选择三样菜。如果是家庭的话,比如我家,我们会一次过煮两餐的分量,晚餐也吃同样的菜肴。
我跟他解释,煮汤我放这个分量,是因为华人煮一道汤需要至少两个小时或以上才会入味。如果只煮两人份,会很浪费,因为也是需要一样多的时间,再说汤是可以隔天喝的。我又跟他说,汤在华人来说除了很滋补以外,也是一种“爱”的表现。在外工作的游子回家时,都会喝阿妈靓汤。他点了点头。还有一句话我没有说出口,就是我也想给你这个孤独老人一点爱,所以才煮爱心靓汤给你喝。
本来不爱吃豆腐的他,觉得这道豆腐okay。炸肉的话,他觉得比较油腻,他较少吃炸食,他觉得如果把肉放进去烤箱烤的话,可以把油脂逼出来,也可以更香脆。我告诉他这道菜就是要油炸的。接着,他喝了一两口汤,问我里面放了什么。我说,就番茄、红萝卜、马铃薯和洋葱啊!他说,还有呢?排骨啊!还有一点点切碎的胡椒粒。他觉得味道很怪,而且好像没什么味道,问我有没有放盐。我的弟妹都叫我“咸婆”的,怎么可能煮汤不放盐?不过我没有放很多,因为汤本身已经很甜了。他又再问我一次里面是不是只有那几样东西,仿佛这汤有一股不懂什么食材的怪味道。喝不到几口,他干脆把它推去一旁,不喝了。还说,you can put back to the pot。什么?你喝过的叫我放回去锅内?有没有搞错哦?而且,阿伯,你浪费了我的爱呢!不过,他不爱喝不代表我的汤不好喝,而是他不能接受或者不习惯这个味道而已。于是我继续喝我的汤,滋补一下这副在外流浪的身体。其实ABC汤不是我的最爱,可是这道汤的材料却是最容易在洋人的家找到,所以才连续在James和Ian的家煮了这道汤。
alvechurch 37下午,我们在草坪上割草。他推着割草机,好像散步一样走在草坪上,看起来好像很容易。轮到我的时候,我一发动机器,它就好像猛兽要冲前去那样,试了好几次都做不好。由于我很紧张,又怕它往前冲,于是就一直将它往后拉,跟它的力道抗衡,这导致割草机有点抬头,草割不好。最后,当我要割最旁边的草时,由于有一点斜度,还几乎要碰到停在旁边的车子。他应该也受不了我,接过割草机自己割,哈哈!
alvechurch 38当他割到一半的时候,我突然叫他停一下,我走前去把草坪上的一根蒲公英拔起来,免得被割草机给摧毁了。割完草后,我们推着鸡公车把碎草推到外面去。回来时,我拿起蒲公英准备要拍照。他作状要吹我的蒲公英,我赶忙用手保护它。哈哈,一个童心未泯的阿伯,一个扮靓妹的轻熟女,怎么看起来像偶像剧啊?
蒲公英4

晚餐我煮马来风光。知道这道菜的味道重,我还特地把厨房的门关上,并打开窗户。谁知道煮到一半他走进来,闻到巴拉煎的味道后说,是什么味道那么奇怪啊?我跟他说这是shrimp paste,这道菜是真正的马来西亚菜。他说,吃起来不会像闻起来那样的是吗?我笑着说不会啦!这道马来风光,他没说什么,吃下就对了。当归蒸鸡好像更合他胃口,他本来以为里面的枸杞是辣椒呢!

food 4看到我舀汤,他说不必舀给他,我说我知道啊。吃完后,还剩下大约一碗半的汤,我问他需不需要问Ann要不要喝汤?因为他提过租客Ann喜欢中餐,还说改次煮特别的中餐要预她一份。他说不必了,这汤不合他口味,Ann应该也不喜欢。阿伯,你很欠揍啊!你不可以接受,不代表别人也不喜欢,而且另一个租客Samantha说好喝呢!算了,我明天可以多喝一碗,好东西留给懂得欣赏的人就好。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