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谊分叉路

今天傍晚,站在巴士站等巴士。一辆巴士停在眼前,人们陆续上车,突然我看到一个很熟悉的背影。她正在和别人通着电话,而我则楞在那里,想着要不要叫她好。

我和她差不多同样时期到新加坡工作,我比她早一个月开工。当时,我知道杂志刚好有一个空缺,于是想到找她过来帮忙,于是说服了老板聘请她,并在她来新加坡之前替她物色好居住的地方,好让她有地方落脚。白天,我们在公司一起打拼;晚上,我们偶尔会一起吃饭聊天,她的爱情故事我也给了不少意见。

我们曾经是如此亲密的战友。

一个月前,她说了一些话,很伤我的心。当时,我代表旧公司到中国参加媒体团。白天,我忍住郁闷的心,照常旅游,照常工作;晚上,我躲在酒店房内放声痛苦。当时的我真的很难过,很不开心。在溪口奉化见到弥勒大佛时,我望他说,我可以把心里的悲伤都留给你吗?你可以把一些快乐分给我吗?大佛笑而不语,而我也未能遵从自己的承诺,离开那里之后还是把难过的心情带着上路。

在酒店房内,我第一次向上帝祷告。我说,主啊,为什么这些事要发生在我身上?我很伤心,真的很伤心……明天过后,你可以让一切好起来吗?

我用了几天时间,心情才慢慢平复。虽说事情已经过去了,不过当和朋友谈起时,我的眼睛还是会湿润,因为当时真的很受伤。

因为发生了这件事,今天遇上她,我才会犹豫着要不要叫她好。最后,我还是喊了她的名字,而且喊了两次。第二次,她终于听到了,握着手机的她转过头来看到了我,给了我一个很惊喜的笑脸。这时,巴士门正好关上了。她做了一个手势,问我要不要上车。我摇摇头,这巴士不能去到我家。于是,我们微笑着,挥手道别了。

正如她所说,我们的背景不同,思想不同,处理事情的方法也不同。看着巴士徐徐来走,我意识到,我们本来就不同路的。能够一起走过一段日子,也算有缘了。也许今日过后,我们就是回到普通朋友的关系。不过,看到她的笑脸过后,我也释怀了。这件事,是时候放下了。

上了属于我的巴士以后,一颗泪水,从左眼流了下来……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