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琴海

爱琴海,新加坡的一家民歌餐厅,一个我想去很久但找不到人陪我去的地方。今天,我我终于到了,和初相识的朋友在这里见面。

每逢星期一,是爱琴海的Audience Night,舞台是属于观众的,来的人可以轮流到台上唱歌,舞台上的乐手会替你伴奏。从七点半坐到十点,我唱了两首歌,梁静茹的《分手快乐》以及万芳的《新不了情》。唱《分手快乐》,因为这首是我在民歌餐厅驻唱的开声歌,而且我也很想和连日的烟霾说声分手快乐。第二次上台唱《新不了情》时,以前驻唱的感觉全部回来了。告别驻唱生涯一年,此刻的我非常怀念那种站在台上,被灯光照耀着,流着汗,用尽每一个细胞去诠释一首歌的感觉。有些歌,是要唱现场才会有感觉的,就如《新不了情》。

从前,我很珍惜站在台上的三小时。每一场驻唱,都期待着和素未谋面的乐手擦出火花。唱现场,就是美没有一起jam过,但却可以互相配合,在台上用自己的方式把歌演绎出来,甚至可以改变编曲,唱出不同的感觉。乐手玩jazz feel就唱得慵懒一点,玩R&B就唱得轻快一点,玩芭乐就唱得洒狗血一点。专注很重要,也是唱歌最迷人的地方。全情灌注地把一首歌唱完,不管台下是不是每一位听众都是很专心地在听,不管你唱得有没有瑕疵,或者是不是有掌声,那已经不重要了,因为你已经完成了一次自我完成。

Audience Night好玩的地方,就是你无法预测到观众们会唱什么歌。通常,驻唱歌手都会唱最近流行的歌,而观众则不一样,他们有的唱老歌,有的唱飙高音的歌,有的男歌女唱或男歌女唱,有的唱了我很喜欢也很久没听到的歌。每一个观众,都仿佛在诉说着一个故事。

今晚,有位很有气质的年轻妈妈带着她两位女儿到来,趁着学校假期结束之前让她们在台上表演一番。妹妹大约8岁,姐姐大约12岁。首先,妹妹在台上用键盘自弹自唱林俊杰的《她说》,然后姐姐唱许美静的《遗憾》时,妈妈为她伴奏。第二次上台,姐姐自弹自唱《I dream a dream》,这首歌让我回到了电影Les Miserable的情景。我看着Anne Hathaway在荧幕上,流着泪唱唱首歌,而黑暗中的我也随着她的歌声与歌词在流泪……姐姐唱英文歌比中文歌好多了。最后,妈妈替妹妹伴奏,她也是唱了一首英文歌,虽然稍有忘词,但稳健的唱功穿越了每一位观众的心。同样的,她唱英文歌也是好多了。妈妈望着女儿们时,流露出望女成凤的目光。从她的眼神,我仿佛看到了母女们每天在家坐在钢琴上,妈妈的双手轻盈地在黑白键上游走,为女儿们伴奏,然后指导她们歌唱技巧……

看着台上这对母女,我内心的渴望也不小心被勾起了。如果有那么一天,我有了女儿,我也希望可以像她们一样,在家里快乐地弹弹琴唱唱歌……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