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都餐厅

想要说说这家餐厅。这是坐落在新加坡New Bridge Road的一家中餐厅,从Outram Park地铁站H出口出来直走,它就在右手边。

步入餐厅内时,它给我的第一个感觉是一间没有什么装潢的老店。当时我心想,只不过是一间平平无奇的中餐厅而已,应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菜色,并且也担心老板不懂会不会忘了今天的访问。

我说要找老板,店员招呼我坐下,倒了杯热茶给我,随后去通知老板。听到店员说广东话,开始觉得有点亲切感。不久后,穿着白色汗衫的老板从厨房走出来,问我是不是来做采访的,一共几个人,然后叫我稍等,就进去厨房准备了。

摄影师在拍餐厅外观的时候,我到厨房隔着一道玻璃门看老板煮菜。当时,他握着油炸捞勺,正在隔火烤鹌鹑。接着,一道道的菜开始端出来。没想到,第一道竟是鱼翅,接着,蜜汁鹌鹑、脆皮蟹粉石榴、蚝油时蔬、笔肚海参烩鲍鱼、清蒸大闸蟹、海鲜炒饭和姜茶麻蓉汤圆陆续登场。他准备给我们一人一份,我和摄影师呆了一下。

更令我吃惊的是,没想到这间毫不起眼的餐厅,卖的套餐竟是西餐的一人份做法,小碟蛮精致的,食物旁还有一些点缀。

上完菜过后,老板开始讲这间店的故事。“这间餐厅1966年11月24日就已经设立了,当时我在替我的叔叔工作,我的厨艺都是从他那里学来的。1974年9月,店里开始售卖大闸蟹……”他把每一个日期都记得清清楚楚。

说到蜜汁鹌鹑,他跟我们分享了这道菜的灵感来源。老板出生于新加坡,父母是中国人,他在八岁的时候被送回中国念书,当时他时常和表哥们捉鸟,清了内脏拔了毛,在厨房里偷了些盐巴就这样烤来吃,于是到后来有了这道蜜汁鹌鹑。一打开话匣子,他即滔滔不绝地说,结果他太太忍不住说:“让别人先吃啦!”

鹌鹑真的很好吃,外皮香脆,咬下去有汁流出来,火候控制得刚刚好。“只要烤三分钟就好了,烤到八成熟过后上碟,上碟后会变成九成熟,吃起来刚刚好。”烤的时候,他心里会默默数,数到180下就好了。

“我们的时蔬也是跟着时节变的。比如现在这个时候香港的菜心和芥兰都不美,所以你们吃到的是金马伦苋菜,我只采上面的三寸而已,一公斤的菜只用三百克,其它都丢掉。”

只是一道蔬菜,都那么讲究,我心里默默佩服他。讲完蔬菜,他又跟我们说大闸蟹的故事,它是如何传到去欧洲的等等。大闸蟹在脱第14次壳的时候是最好吃的,叫做六月黄。

“那么,我们现在吃的是六月黄?它属于大闸蟹的一种?”我问道。

“它是大闸蟹的青少年时代,等它脱第十五次壳就真正长成大闸蟹了。”老板说。

我一面享受着佳肴,一面听老板说着食材的故事,嘴里耳里都津津有味。他还教我们如何吃大闸蟹,如何剖壳,如何拿出脚里的肉,这个访问让我懂了很多。访谈期间,我偷瞄了隔壁坐着的几位日本游客,只见老板娘正在为她们把食物剪开,以便共享,服务很周到。

眼前的老板年纪已经不轻了,儿子也可以接手他的工作了,但是他和太太觉得退休后无所事事,倒不如过来餐厅帮忙,于是至今还是日复一日地把好吃的食物送到顾客面前。日本游客吃完后,他还不忘跟她们说拜拜。

真的,这样的食物品质和服务态度,让人想要再来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