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不及道别的老奶奶

公司附近有一档mamak档(新加坡人称之为roti prata店),日前我和同事们到那里用餐,吃了一口同事的nasi lemak,很有马来西亚的味道,好吃得不得了,于是决定搬去新公司之前一定要再去吃。

明早就要搬了,本来打算今晚要去吃的,后来说好要陪我的同事要留下加班,一个人去又无聊得很,于是想直接回家就算了。下了电梯后,不知怎么的,脚步竟然不是走向巴士站,而是往mamak档走。沿途,看见街灯的柱子上不知何时搭着一根竹子,竹子上挂着一盏灯,还绑着一条黄丝带。灯上沾了很多水滴,觉得整个画面很好看,于是举起相机把它拍了下来。

“嚓咔”一声之后,才突然想到,这该不会是丧府挂的吧?就算是的话,我也没有任何不敬的意思,应该没什么。

接着,我走到mamak档坐了下来,谁知道nasi lemak却卖光了,我只好叫了一碟炒饭。对面坐了一位老奶奶,我见她一个人在吃roti canai,就和她聊了起来。也许,老奶奶的故事足以补偿吃不到nasi lemak的遗憾。

她以参杂着潮州话的华语告诉我说,她住在附近的一房一厅式组屋,跟28岁的发型师儿子同住。偶尔她会下厨,不过都是一个人在吃,儿子在外头吃了才回来。我问她,只有一间房怎么住?原来她让儿子睡在房内,自己睡客厅,她说儿子得工作所以要睡得好。她平日没什么消遣,只是会下楼去买买菜,回来抹抹地,儿子放假时煮饭给他吃,如此而已。

老奶奶记性不太好。大约45分钟的时间内,她问了我6次我住哪里,3次家乡在哪里,3次家里有没有种柚子(因为我告诉她我是怡保人),2次我到新加坡多久了,2次为什么会到这里吃饭,2次我等下怎么回家,等等。

面对一个寂寞的老人,我比平时有耐心。她每问一次,我都会笑着回答她。她还说,改天如果没有工作的话可以去她家坐坐,或者她可以带我去走走。吃饱了,当我付了钱过后,发现她走了,侍应生在收拾着我们座位的碟子。我踏出店外,往每一个方向都看过了,都没有看到她的背影。看她老态龙钟的,怎么可以走得那么快?

突然,我想起了刚才我所拍的那盏灯。难道……

不过,我一点也没有可怕的感觉,反倒觉得有点可怜。虽然这么说,不过回到家后,我还是把相机拿起来检查一番,看看老太婆的身影有没有在我的照片里头消失掉,还给了两位朋友看,确保“她”是存在的。

想和来不及道别的老奶奶说声,nice to meet you!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