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名氏

“阿矜,我和你爸今天会来KL,你要在我们到之前扫地抹地洗厕所……”

“Evonne,星期一交稿可以吗?”

“韵矜,下个星期的婚礼你会出席吗?”

假期结束,我被身边的人呼唤着。终于,我明白为什么在香港的时候可以那么开心和轻松自在,因为当时的我是一名无名氏,一个没有姓名、没有责任的旅人。

走在街上,没有人知道我是谁,我不过是路人甲乙丙。没有人呼唤我的名字,就连妹妹的朋友也只是称我为“家姐”或者“阿姐”。

早上不必爬起来上班,睡醒了就上街买个面包配咖啡当早餐;兴起的时候就到想去的地方走走,电视节目精彩的话就留在房间吹冷气;一个人在外吃饭的时候可以闲空地观察旁人,一群人打边炉的时候就可以有说有笑;得空的时候上网聊天上载照片,有灵感的时候就在深夜写部落格。

在那里,没有人向我催稿,没有人叫我做家务,电话从来没有响过,也不用应酬任何人。

原来,我们的名字承载着许多责任与义务,有时候会重得让人想逃脱。

因此,人总会有一段时间想当一下无名氏。

虽然,回到原本的生活轨道,就要面对现实,要承担工作所带来的烦恼,要处理一些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,要尽一个儿女或者一位长辈的责任,要为金钱而烦恼……忙碌的生活,千篇一律的作息,让五官都麻木了。

只是,人总不能一辈子当无名氏。

从我下机的那一刻起,我就好像机场行李般,被tag上了名字,随着运输带送我到该去的目的地。

然后,又继续生活……一段时间过后,又想跳出框框当个无名氏……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