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rjaya Redang

乐浪岛这个让我一见钟情的岛屿,我踏上已经不下六次,但还是乐此不彼。写了好多次的报道,这一次,同事梅珍说来点特别的——带一个伴去!同是射手座的我举脚赞成!不是男伴,而是玩伴——俗称的“公仔”也!这只陪了我几年的小乌龟虽然可爱,然而一直都隐姓埋名地趴在我的沙发扶手上,直到他在我的公仔群中脱颖而出成为我的旅伴的那一刻,他才真真正正的拥有一个名字——东东。

上一次去乐浪岛,我刚染了新发色,一位来自美国的洋妞还称赞我的发色漂亮。如今,头顶的黑发还长不到1寸,我又再一次来拥抱这个岛屿。只是,之前的是正面的抱抱,这次却是从后面抱抱。

2008年8月3日,我这个爱海成狂的时尚记者梁韵矜,背着一只来自新加坡水族馆商店的雄性乌龟东东,连同一名和我的偶像刘德华同年出生的摄影记者陈成发,一男一女一龟,齐齐搭上Berjaya Air,往我梦中的岛屿乐浪岛飞去!

Berjaya Resort和另一端的Long Beach不一样。之前的每一次,我都是到热闹的Long Beach去。和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一起坐飞机到拥有私人海滩的Berjaya度假村,还是第一次。有异于往常,这次迎接我的,不是湛蓝的海水,而是一个马来村落。

以前,没到过Berjaya的我时常对别人说,我喜欢乐浪岛,因为它够小,小到不必任何交通工具——出海靠船,环岛靠脚。人们通常都是享受着阳光的亲吻,赤着双脚,踩着洁白的细沙,走一个15分钟,就走遍整个岛屿了。其实,那个15分钟只是走遍Long Beach,而不是整个乐浪岛。这一次的我才发现,原来乐浪岛没有我想像中小。在乐浪岛的另一端,我看见了摩哆、汽车和羊只,还有警察局、学校和马来同胞的住家。

一时间不能接受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我自以为非常熟悉的岛屿,我不禁自问:“这是乐浪岛吗?”

住在豪华的度假村,总是有它的好处。至少,虽然少了Long Beach那清澈见底的海水震撼,这里却有冰凉的橘子水迎接我们的到来。Check in后,车子把我们送到在最高处的房间。我和东东住109,成发住110。打开门,竟然是premier suite!首先见到的是宽大的客厅,阳台对着蓝海。向右拐,来到了卧房,靠窗处还有一个大浴缸。这不是普通的浴缸,而是一个水疗浴缸,想要松懈身心的话可以来一个Jacuzzi泡泡浴。

卧室的另一端,有一个间隔门。把门打开,后面是沐浴间。淋浴室、厕所、洗手间、梳妆台,还有放衣橱和保险箱的小空间,全部都是分开的。

傍晚时分,我穿上拖鞋,带着东东,和成发一起在沙滩上散步。从下机开始,我就发现Berjaya这一端的太阳不够猛烈。海水,一定要有阳光的照射才会蓝。再加上这时的太阳快要下山,我更加找不到心中的蓝。沙滩上,除了来自欧美国家的游客,我还看到日本人,甚至中国人!

晚餐的时候,我们在Palms Restaurant用餐。往后的每一餐,都是在相同的餐厅享用。Berjaya Resort的副总经理Sonny告诉我们说,8月份是旺季,也是暑假时间,很多游客从欧美国家及日本飞过来度假,意大利人尤其多。我问他,这里晚上有什么节目?他答说,没有的,游客们可以去酒吧或卡拉OK喝酒,“鬼佬们”很早就会回房睡觉了。对他们来说,来这里就是要安静,要relax,不想有太多的节目。

哦,原来是这样。晚饭后大约九点半,我和成发也各自回房,学鬼佬们享受生活。看看房价,原来我们的套房要马币2,800一晚,真是要好好relax一番。泡了浴缸后,东东晚安,乐浪岛晚安!

隔天早上,我们潜水去!成发虽然是初哥,可是看来他也蛮享受海底世界。唯一我觉得不应该的是,我们不该在海底喂鱼。出发前,教练把两瓶装了鱼料的矿泉水瓶往我们的口袋里塞。隐约觉得有点不妥,可是我选择沉默。在海底,他叫我们把瓶盖打开,引来了好多的鱼,成发应该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壮观的画面,所以有点兴奋。另一边的我则有点纳闷,如果每次游客潜水都会喂鱼的话,日子久了鱼儿就会失去寻找食物的能力。这一点,身为环保一分子的我们去应该去注意。

下午,一名来自马来村落的员工He Man带我们去jungle tracking,从Berjaya穿到Long Beach去。下水东东不能跟随,攀山我总要把他带去。沿路我们看到很多蚂蚁,有的还异常大只,不小心被咬到就倒霉了。每一次去乐浪岛我的汗水都是在沙滩上流的,没想到这次我的汗却在森林里流。我们边走边拍照,大约一小时多,终于到达了我熟悉的Long Beach。

“这里的海是不是比较蓝?”我偷偷地问成发,他也笑着点头。我带着两位新朋友——成发和东东去找我的潜水教练聊天。首先我让教练看我替东东拍的照片,他也直喊可爱。就在东东从我的包包里钻出来的那一刻,他不禁哑然失笑。

我们坐在椅子上吹海风,吃刨冰,看海景,顺便也看看四周的俊男美女。Berjaya外国人多并不出奇,这里也越来越多金发碧眼的洋人,乐浪岛越来越国际化了。以前我来,多数只看到本地华人。现在,欧美游客、日本人、香港人、中国人、本地印度人,甚至连和尚我也看过!

衷心祈祷,我的一见钟情岛屿,不要被污染才好。

最后一天的早晨,下过了雨。我想东东也玩够了,最后一天我就把他留在房间内。我和成发走在湿答答的地上,呼吸着潮湿的清晨空气。我在纱笼里面套上了比基尼,本来打算要在用餐过后去游泳的。可是,没有太阳的沙滩上,人潮不多,海里也没有人。天气很清凉,没有人愿意在这种天气投入大海的拥抱。我沮丧地看着天,心里闷骚了一番。这一趟来乐浪岛,可是我碰水碰得最少的一次啊!

我们吃过早餐,成发在沙滩上替我拍了一袭纱笼照。不能游泳,在沙滩上留下倩影也是好的。我站在长长的浮台上,准备拍一张跳起来的照片。一、二、三,跳!我笑着跳起来,很快又着了地。

“有一张拍得蛮不错的!你过来看,没想到自己可以跳得那么高吧?”成发说。

有赖于摄影记者这一台能够在一秒钟内拍十张照片的相机,才可以有这么理想的效果。

拍照过后,我们无所事事,于是到Berjaya后面的马来村落去走走。我们停驻在一个售卖纪念品的小摊子,和一个马来妇女说话。听到我们开口说马来话,她才知道我们是本地人。“Saya ingat kamu ni Japanese!”这位名叫Umi的马来妇女说道。

日本人?成发还像吧,我绝对没有日本少女那么kawaii。

Umi告诉我说,村里80%的人都在Berjaya打工,另外20%的人则是家庭主妇、开杂货店,大部分是渔夫,她丈夫就是其中一位。这里的鱼卖得很便宜,cengcaru、kembung和沙丁鱼每公斤只卖5令吉。年尾吹季候风,然而渔夫也不是每天都没工作。季候风的季节里,不是每天都风大浪大的。有时候浪真的很大,不能出海,可是这样的时候大约只维持7天,过后渔夫们又可以出海捕鱼了。

她说,这里的居民最大的娱乐就是看电视。当我听到她口中说“Astro”的时候,吓了我一跳。怎么这个马来村落比我想像中富有?Umi说,这里大多数的居民都有安装Astro,因为普通的电视波道收看不到。在村落的诊疗所里头,有一架电视机,家里没有电视机的居民可以到那里看电视。这里的人偶尔会坐船去到瓜拉凳嘉楼购物,补充一些日常用品。

这么简单的村落生活,不是外人所可以想像的。我想,这些人到底有没有出去看过这个世界?可能,他们只是安逸地躲在这个小小的村落里头,平静地过着他们的生活。没有勾心斗角,没有诈骗。工作,就是为了生活。就是如此简单。比较起来,不懂是我们幸运,还是这一群人幸运?

就在午餐过后,太阳又再次升空了。来了这里3天,到了这一刻我才看到我心目中的乐浪岛!

看着眼前这片在阳光照耀下而变得湛蓝的海洋,我对成发说:“现在我才终于看到了乐浪岛的影踪。”可是,不多久我们就要离开了。美的东西,总是在最后才让我们看到。

Berjaya的员工很体贴,他替我们先把行李栽到机场去check in,好让我们留在房间里面休息,不必那么早就去机场等候。我们的班机时间是下午3点50分,我们在3点35分才坐车去机场。坐在车里面的我,心里不禁有一点担心,担心我们会迟到,飞机不等人。3点42分我们抵达机场,这是我最迟抵达机场的一次。然而,我们还是等了大约25分钟,飞机迟到了。

我看见和我们坐同一班机来的日本女郎,一面说着日语,一面打开零食让一位可爱的金发小妹妹吃。不同语言、不同国度、不同肤色的交流,构成了一副很温馨的画面。

以前我来乐浪岛,泳衣总是湿了又干,干了又湿。这一次,我新开张的比基尼只湿了一次。虽然下水的次数不多,然而我看到了乐浪岛的另一面,那个我从来没看过的一面。等我再次染上新发色,又是我重投她怀抱的时候了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