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伤害说“NO”

昨天,我和副主任吵架了。

没发脾气时,她是一个很好的主任。她教会我很多事情,每一次我要请假或换假她几乎都会批准。我很珍惜她的教导,她的体恤。只是,她是一个很情绪化的人,发起脾气来,往往会说很多很难听、伤害我的话。

有时候,讲话可以不必那么难听,语气可以放软一点。可是,她从不。

我从来不知道令吉和马币要怎样用,有时会犯上马币50令吉这种小错误,而从来没有人来纠正我。有一次,她跟我说:“Evonne,你在这里做几年了?差不多三年了?就连马币和令吉这样的错误你都可以犯,你跟我说这些年你学到一些什么……”

真的很难听!有必要这样吗?她可以心平气和地告诉我说,马币和令吉应该怎么用,我会学得开心,而且会很感激她的教导。可是,她选择用一个这样的方式来说话,坦白说我受不了。就因为我是她的下属,所以我要乖乖地站在那里让她以很讽刺的语气来对待。

有时因为一些东西谈不妥,她可以大喊说:“不要做咯,不要做咯,以后星期三的时尚版统统不必做了。”

有时,我给她一些我认为可行的意见,她会反问我:“你觉得这样做可以吗?有人会看吗?”那种眼光和语气把我所有的信心和兴致都打沉了,想说的话都说不出口了。

这一次,她要我们为副刊改革而写建议书,我确实是很坦白地写出我觉得可以做的东西。谁知,她突然跑来我的位置,把那张纸丢在我的桌子上说:“Evonne,如果你只要做你想做的东西的话,不如你来当主任!”

伤,很伤!她一次又一次地对我作出伤害,我表面上不出声,可是心里却决定了这一次我不要再哑忍了!我继续做我的事情,她过后折回跟我说:“你觉得刚才我这么做对你很不公平,可是你觉得你在建议书里提到的不要再做‘何雪琳专题’公平吗?”

我的意思,只是建议以后的专题可以由记者自己策划,不必每次都是主任说做什么就做什么。可能她觉得,她叫我们做的东西不是她要的,而是报馆要的内容,可是我却把那些说成“何雪琳专题”。就算我不知情,就算我用词不当,就算我表达方式有问题,她有必要给我一个这样的反应吗?”她大可跟我好好解释,让我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可是,她劈头一句“不如你来当主任”,实在有够难受!!!!!!!!

一个下属听到主管这么对自己喊,我能怎样?

是她先向我大声的,我也提高声量对她说:“你知不知道你刚才说的话很难听?我就是把你当成我的主任……”

“我从来没有把你们当下属!我当你们是我的同事。”她说。

“我就是把你当主任,所以我尊敬你,可是每次都是我忍你我忍你我忍你……”我哽咽,说不下去了。

转过头来,我的眼泪一直掉一直掉一直掉,几乎要哭出来了。她就一直站在我的位子旁。一位同事打断了我们:“你们有什么话要说的最后去楼下的房间说,在这里说不大好。”

等我抹干眼泪,心情平复了一点,我站在她位子前面等她,准备要下去谈。谁知,却轮到她在掉眼泪了。我没有想过她会掉眼泪。结果,我们两个人,一个进了第一格的厕所,一个进了最后一格,大家都躲起来好好地处理自己的伤口。

面对这种难听的语气和难听的话,我已经不能再忍受更多。所以,她那一句一句“不如你来当主任”变成了骆驼上最后一根稻草,把我压跨了。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很强的反弹力。

大家都受伤了。

我对她的容忍有限,因为她只是我的上司。在爱情里面,却可以有无限大的容忍。难怪张惠妹会唱:“原来容忍,不需要天分,只要爱错一个人……”

人,需要保护自己,必须学会在适当的时候对伤害说“NO”!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2 Responses to 对伤害说“NO”

  1. bp_mingxin says:

    她是一个可怜的人。从我进入报馆几个星期后到实习完毕离开报馆的现在,我都觉得她是一个可怜的人。。。。也许用可怜两字来形容她,有些过分,可是我真的找不到更恰当的字眼。。。她可怜,因为每次被骂,我总是找不到一个可以同理她的理由;她可怜,因为每次她发愁,没有人愿意陪她;她可怜,因为很多时候她的理念跟我们有了一些些偏差;她可怜,因为她总是有意无意说一些气馁的话;她可怜,因为她总是会想要得到别人的肯定,却不将自己放在比较低的那个部分看事情;她可怜….有时候,我想她有些寂寞,因为我们的笑声中总是少了她,埋怨声中很多时候却出现她…….我一直很想跟他说,她是一个很不错的副主任,可是有些话语和动作其实可以转换一下方式说。可是我是实习生,只能选择接受。。。。我也被伤到碎碎过,尤其是我这个“好胜的女孩”,当别人的批评让我找不到一个理所当然时,我都会感觉纳闷…….evonne,加油!~送你我的座右铭,每件事情的发生都是成就更坚强、更勇敢的自己!~

  2. teebl says:

    老实说, 昨天听到他对你这么说时,我都吓了一跳。过后都不敢看你们两个的表情。
    后来我就想了一下,可是有几个原因成为导火线,
    第一:你用那个词可能是言者无心,但是情况却演变成听者有意
    第二:昨天一整天他都在喊不舒服, 所以那个词便令心情本已不佳的他被刺激到了。
     
     

    说话的确是一本艺术来的,不容易。也不是每个人都会。
     
    这里就分享一个小故事让你知道。
     
    我以前在普通组的时候,有一个老板是工作狂很令人极度讨厌,我现在看到南洋的电话还会心跳加快就是此人害的。
     
    话说有一次,只有我和他两个人正在讲着明天的采访,我觉得的很不爽,语气有点不耐烦,本来是要抱怨的,哪里知道他给我的回应更劲爆,他说他已经忍我够久了,当下,我完全傻掉,不知道如何回应或做任何反应。
     

    有一次,一个已经工作10年以上的高级记者向我们转述,其中一个老板也是这样讲他“你怎样当记者的?这点东西都。。。。。。”这些话确实很伤人。。。。。。
     
    不过,也只能由讲出口的人自己醒悟“讲出去的话就像钉子钉在木板上,钉子可以拨掉,伤口依然会在。”
     
    你已经向他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以及这是很伤人的话,就看开点吧,
     
    说话真是一门艰深难懂的艺术啊, 

     
     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