串人

昨天去采访两位日本人,由一位女士替我做翻译。宣传人员根本没跟我介绍这位女士是谁,我只好问她是不是由她来翻译。她反应很冷淡地说:“没有办法之下,只有我了。
 
第一个印象就是,怎么她那么酷?很拽。
 
专访期间,她的态度真的很有问题。她有时好像很不屑我的问题,有时好像很不耐烦,说话的语气令我觉得很不舒服。有时我问她一个问题,她就很不耐烦,加重语气地说“你知不知道……”我要求日本人通过寄照片给我,她又好像很不愿意帮忙。最后抛出了一句“我看访问就到这里为止,我们要开会了。”总之,很串就是!
 
如果不是那两位日本人丝毫听不懂英文,我才不会忍她那么久!
 
后来,我问那宣传人员,她是谁。原来,她是一位博士!从她的穿着打扮,看不出。不过,穿着并不重要,最重要是我从她的内涵谈吐,一点也不惊觉她是一位很有学问的博士!再说,博士又怎样?为什么堂堂一位博士连基本的礼貌也不懂?
 
我和宣传人员说:“她说话很奇怪,是吗?”她尴尬一笑,说可能是艺术家脾气。我说,艺术家?那我也可以说每天以文字为伍的记者,是艺术家。可是,难道艺术家就有“串”的资格?是不是做木偶的就可以串?画画的就可以目中无人?玩音乐的就可以眼睛长在头顶上?写书法的就可以让人难堪?
 
我觉得,真正有学问、有涵养的人,是最谦虚的,他和你说话是让你收益,而不是受气。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