愚人,又何必等到愚人节?

我天生是个愚人,不是被愚者,而是愚人者。
 
中学时,我最爱作弄男生。他们的裤袋里,通常会插着一支梳子。顽皮的我,会偷偷地把其中一人的梳子拿出来,然后又悄悄地插进另一个人的裤袋。他们通常是在进厕所照镜子梳头的时候,才会发现。
 
除了男生,我也爱作弄女生。上化学实验课的时候,我会把用来夹试管的木夹,夹在朋友的裙子上。有时,还不止夹一个。看到木夹随着校裙的裙摆飘来扬去的时候,我笑得最开心。后果是——自己的裙子也被夹上了,我还不知情。
 
别以为老师我就会放过。作弄老师,我是主谋!有一次上英文课,我们把所有的门窗都关上,全班静静的,装作没有人在。我们听到老师的高跟鞋在走廊上发出的声音,她走到门前拍拍门,拍了好一会儿班长才去开门,全班都在掩嘴偷笑。我们玩一次不够,再玩第二次的时候惹恼了她,只听见她拍门大叫:“5 Science 1, open the door!”毕业以后,她只要听见谁是来自98年的中五理一,就会露出不屑的表情。
 
爱作弄人的怪癖,延续到大学时代。当时考完某学科后,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鬼主意,要同学们和我一起骗人。我对一个女同学说,考卷最后一页的某某题好难,其他人也纷纷说道:“是咯,笔记里面只有几行资料而已,都不知道该怎样回答。”那个被作弄的女同学紧张兮兮地问道:“你们说哪一题?为什么我没有看到?”“整份考卷一共有六页,总共七题,你不是没看到最后那页的第七题吧?占了二十分呢!”“糟糕了,我真的没发现!没回答到,怎么办?”那个被整的怪可怜的,我们则笑成一团。
 
制造绯闻,也是我的专利。有一次,朋友给了我她的电邮密码,叫我替她清理邮件。当时,一个顽皮玩意儿涌上心头——我用她的邮址,以她的名义,寄了一封情信给一个当时和她有绯闻的男生。我说其实我暗恋了他很久,只不过不敢表白,还讲了很多绵绵情话。结果,那个男生被我吓到半死!到最后,我才告诉他真相。
 
前室友,也逃不过我的魔掌。心血来潮时,我会把地拖倒放在她的房门前,待她开门时吓她一跳。来我家作客的人,最好也别上厕所,因为我会躲在一旁,突然间跳出来吓你。手上刚好有价钱标签时,我会贴在朋友的衣服后面,然后笑他的身价只有块八钱。
 
因为太享受作弄人了,我对自己说:“愚人,又何必等到愚人节呢?”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