牵手专题副文二:《颤抖的双手》

邓宇量 / 水瓶男
 
很多男人认为,拖妈妈的手看起来不够男子气概;也有些男人认为,这是很普通而已。而我,可能家里没女生,在我二十岁过后,每当到超市去买东西或逛街,我都会牵着妈妈的手。没事干走在街上,我也会牵着妈妈的手。
 
小时候,总是觉得妈妈不疼我,偏疼哥哥和弟弟。印象中,我小时候好像没有什么牵过妈妈的手。那时我小,弟弟更小,需要妈妈的特别照顾;哥哥又是叛逆期,所以要多加留意。可能因为这样,她忽略了我吧。所以,我小时比较亲爸爸。
 
以前,妈妈常打我。当我们做错一点点时,公公婆婆等到她放工回家时就对她投诉说:“你的孩子啊……”妈妈不说二话就拿起鸡毛扫出力地鞭打我们了,还大声地骂我们不听话,邻居看到都怕。所以,我小时很怕她。到现在我才了解,妈妈放工回家时心情不好,也很累,再加上公公婆婆的投诉,为了给他们一个交代就只有“打”。我明白,真的明白。
 
到我开始懂事时,爸爸做错了事,使到妈妈非常伤心。他令到我们要面对很多的冷眼冷语,大街小巷都有三姑六婆在指指点点。当时很想关心妈妈,但可能还小,很多事都不大会表达,只有仇恨。那时,我开始对这“爸爸”失望。从那天开始,我把他当仇人般看待,连话都没讲。
 
当我离开家乡到吉隆坡念书时,才真正感觉到妈妈的关心和爱护。当时,真的有很想家的感觉——想家,也想妈妈。一个十九岁的男孩,遇上了很多的第一次,很多的挫折,每一次都是和妈妈分享和研究。那时候的感觉就像和朋友在聊,她很会开解我,很多朋友都说我和妈妈讲话好像跟朋友谈天没两样。别人可能认为这样跟妈妈讲话很没礼貌,但是我可以说这是我跟妈妈的沟通方式,很自然,很舒服。
 
在我学院生涯的最后一年,哥哥从美国完成学业回来,我们接到妈妈的一个电话“医生讲我有帕金森氏症……”可以听到她的声音是抖的。二话不说,我们三兄弟当晚就驾车回家看妈妈。她很坚强,面上没有露出担心的神情。她总是把自己的心事埋在心底,自己去面对自己的问题。我们可以做的只有支持她,鼓励她。
 
近两年,妈妈的手抖得比以前严重了。握着她的手,可以感觉到她的手抖是不能控制的。无论你多用力,她的手就是不停地在抖。每次牵她的手时,都会希望她的手没有上次那么抖,没上次那么抖,没上次那么抖……看见她吃的药一年比一年多的时候,真的心很痛,那种痛是讲不出口的痛。你会不出声,看着她吞那一粒又一粒的药丸……
 
多牵牵妈妈的手吧,感觉一下妈妈的心。妈妈牵你的手时,她也会很温暖的。如果可以的话,我希望可以牵着这双颤抖的手,到永远。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