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长

“孤单,并不是因为身边没有人,而是因为在想念一个人;寂寞,并不是因为在想念一个人,而是因为不晓得自己在想念着的那个人有没有在同时想念着自己。然而,成长就是要战胜寂寞。”
 
这是我一年前的心声。
 
其实,成长的定义是什么呢?让我先说一个故事。
 
有一个笨蛋肚子饿了,拿起饼干就吃。吃了一个,不饱。于是,他就吃第二、第三个。结果,他连续吃了六个半饼干,才觉得饱了。他埋怨说,早知如此,倒不如只吃那半个饼不就可以了吗?可是,他没想到,如果没有前面的六个饼,最后那半个饼又怎么可以喂饱他呢?
 
多年前,台湾作家吴淡如的小弟跳楼自杀,她一直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的伤口,不让别人触碰。为了忘掉所有的悲伤,她呆呆地吃了六个年头的饼。而最后那半个让她觉得“可以了”的饼,是在普纳社区吃到的。当时,她参加了一个静心课程,老师把他们带到一个墙壁柔软的地下室,要他们跟着音乐摆动,甚至撞墙。她不只开始叫,还开始哭,更把拳头往墙上掼,每一拳都是悲哀的控诉。走出密室时她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舒适与解放。
 
经过了一些年、一些挫折,经历了甚至会让自己不认得昨日的自己那样的转变,她成长了。如果没有前些日子所掉过的眼泪,她为小弟所掉的泪水不可能在离开密室之前会永远止掉。如今,她的心里有一把声音告诉她,该出院了。终于能把不见天日的悲伤释放出来,让它在阳光下以最强壮的姿态与速度成长。
 
我曾经以为,成长就是要战胜寂寞。现在的我才晓得,“战胜寂寞”其实只是我在寻找爱情的路上所啃的其中一个饼。除此以外,我还啃了“接受”、“包容”、“体谅”、“无条件去爱一个人”等。别人用美禄配饼,我用的则是泪水。也许,最后我所需要啃的饼,叫做“放下”。
 
除了爱情以外,我也曾经在在寻找事业方向的路上吃包子、在学习和母亲沟通的过程中吃面条,并且在自我突破的旅程中吃白饭。
 
原来,成长就是吃着一件又一件的食物。遗憾的是,这一刻的你吃饱了,但却不能保证下一刻的你不会再感到饥饿。只要还活着,一定需要不停地吃,不停地吃。人“身”在饥饿时需要吃东西,人“生”在面对困境时也需要耐心地解决问题。只有这样,才叫做成长。
 
因此,不要埋怨身体一直处于饥饿的状况,也不要埋怨成长的路上跌得浑身是伤。因为,这就是人生。只要勇敢地向前走,暮然回首,你会发现从前的眼泪掉落处都会开出一朵朵绽放的花儿。最酸的一滴眼泪,开出的花儿也是最灿烂!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2 Responses to 成长

  1. bennie says:

    写得好!能从别人的经历中有所领悟,肯定能为自己走着的人生路又再照亮一盏明路灯。希望接下来的日子,你能越走越坚强,越走越有意思!

  2. Evonne says:

    其实,这是我将会放在星期日周刊的专题《成长》的主文,还邀请了三位朋友替我写稿,其中一个是阿庆。彬,你那儿可以买到《南洋》吗?改次我再做专题时,你可以替我写吗?什么都不必说,只是说“I do”就够了:P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