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再忍痛

昨天,我和几个和朋友去看电影《龙虎门》。看完后,阿赋说要去买胶布,因为他的鞋子“打脚”。买了过后,我脱了鞋子露出红了一片的脚跟对他说,我的包鞋也是这样。他递了一片胶布给我,叫我贴上。我说,不用了,这不怎么严重。他说:“哗,这也叫不严重?难道你要脚跟磨损到见骨才叫严重?”虽然已经习惯听他讲一些夸张的话,可是我还是笑了。
 
我发现,我好像已经习惯了疼痛。对我来说,这少许的疼痛算不了什么,可是对别人来说这却是很大的一件事。我们的每一寸肌肤躯体都是授予父母,原该好好地爱惜。脚跟被鞋子磨损,其实只是一件小事。可是,我们可以选择穿别的鞋子,不让自己的足部受损啊!而我,虽然不是极度喜欢那双鞋子,可是既然买了那就要穿。因此,每次穿这双鞋子时,我右脚的脚跟总会被磨得微红一片,而我总是不怎么在意。也许,我的潜意识告诉我说,包鞋是一定会“打脚”的。再说,如果第二天穿别的鞋子的话,脚跟的那片微红很快就会消失。就因为这样,我还是继续穿。
 
正因为这件小事,让我心中隐隐约约地冒起一些模糊的想法……我想,有时我真的好像在为难自己。在长期忍痛之下,我的忍耐力仿佛在不知不觉中提升了。有时候,不是不痛,而是已经习惯了疼痛。原来,我一直没有善待自己,就连我自己也没发觉。
 
突然,我又想起了另一件事……
 
那时候,我正处于刚刚分手的疼痛当中。分手,很痛;妈还在我的伤口上撒盐,更痛!于是,我一路掉泪地开车到怡保,买了一张《燕尾服》的戏票,准备躲在在电影院里疗伤。以前每此看戏我都不必看票根上的座位,因为有人会带我入场。现在,我得自己查看票根的座位号码,自己对号入座。原来,我得到了最中央的一个座位。一个不小心,让我看到了当天的日期,原来就是一起两周年的日子。心中一痛,鼻子一酸,眼泪就源源不绝地滑落了。原以为,在戏院哭是蛮安全的,因为四处漆黑一片,而且也没有人认识我。可是,就在这个时候,不知怎么的,原本漆黑的戏院竟然亮起了所有的灯。于是,所有的观众都四处观望,看看发生了什么事。而满脸泪痕的我,缩在座位中一动也不敢动,连擦掉眼泪也不敢。虽然没有人认识我,可是当时我恨不得立刻死掉。这一幕真的很难忘……
 
过后,我在广场里逛逛。当时,我看中了一双鞋子,可是售货员告诉我说,我要的六号鞋没货了,好失望。于是,我继续逗留在那间店,看看别款的鞋子,可是就是没有一双合我心意。我在那儿站了很久,突然那个售货员对我说那双鞋子有五号,我喜出望外。试穿过后,虽然有点窄,但我真的很喜欢,所以买了。
 
当时的我买到了心头所好,很是开心。到后来才发现,无论我穿了多久,五号就是五号,始终就是窄了那么一点。六号的脚,就应该穿六号的鞋。五号鞋无论多美多好,始终不适合自己。当时忍痛放弃,总好过长时期穿窄鞋折磨自己的脚。人,也一样。不适合的人,应该及早放弃。
 
如果可以选择,你宁愿忍第一种痛还是第二种呢?一种是短痛,一种是长痛。如果可以的话,我希望不必再忍痛。
 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2 Responses to 不再忍痛

  1. chiew khim says:

    为什么一定要选择长痛或短痛呢?难到就没有永远的快了吗?

  2. Evonne says:

    人生,不多不少一定会遇上伤痛。没有痛楚,人们不会成长。从伤痛中复原以后,你会蓦然发现,人生已经到了另一种阶段。从前的我们,是多么的天真。如果不是因为痛过,可能永远都停留在同一个阶段,没有长进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